当前位置:

第七章 阴谋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三人领命,分别行动起来。

图沓和图西跟着谷瓜藏在树林里,将自己藏的好好的,还在周围布设了几个简单的陷阱,在布设陷阱上,狗头人也有着不错的天赋。同时谷瓜也好奇,这冰原附近会有什么人来呢?出乎他意料的是,前来这边的是一群附近部落的狗头人。

对方的数目并不多,也就是十几个人,无论是哪只狗头人部落,都是从被大巫师奥克托从南方带来的,在大巫师死后,这才成为分散的部落,在北地这本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艰难的挣扎生存着。

“奇怪,一般狗头人之间都有领地,怎么会到处乱窜呢?”谷瓜心里奇怪道。眼看着这群狗头人走近了,数目越有十几人,神色惶恐,甚至要不是狗头人善于服从的惯性的话,恐怕早都跑散了。

看不出是来抢地盘的,那么就没有什么危险性,甚至在这队狗头人当中,谷瓜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足够健壮的家伙。一向谨慎的谷瓜终于放下了心,看到这里,谷瓜也不犹豫,蹭的一下跳了出来,拦住那十几个狗头人。

“站住!!!”谷瓜大声吼道,做出十足的威严摸样。狗头人就是这种欺软怕硬的种族,尤其是在他们惶恐的逃跑的时候。看着他们速度虽然慢了下来,却没有停下脚步,那十几个狗头人看到只有谷瓜三个人,他们的神色才有些放松,甚至有几个狗头人开始狞笑起来。

谷瓜对狗头人这种欺软怕硬的性格早有了解,遇到强敌的时候便会转身就跑或者毫无尊严的趴在地上投降,如果遇到比他们弱的时候,他们便会一拥而上,将敌人的尸体都吃掉。

说实话,就欺软怕硬这点上,不管是在作癞蛤蟆精的时候,还是在作狗头人的时候,谷瓜也是如此。他手上一动,之前便安置好的各种陷阱便一并发动起来,一下将三四只狗头人抓了起来,其他人一看,不知道这丛林里还有多少陷阱,便犹豫的不敢过来,谷瓜顺手从一片树丛里搂出一把他捡回来的标枪来,寒光闪闪的石头枪头让那些狗头人彻底想起来自己还在逃亡的路上,慌忙不跌的向远处逃去,还没走几步,又有三四只狗头人被陷阱陷了进去,其中一只甚至被倒立的尖木桩刺穿,当场死去。

一看遇到了强手,这些狗头人也就停了下来,瑟瑟缩缩的说道:“术士,追,要奴役,要抽打!”谷瓜一惊,又有术士来了?!怎么回事?

他将这十几只狗头人全都捆绑起来以后,跳上了附近最高的一个树梢,向后一望,看到远处一股寒潮正在向这边笼罩,显然是巫术的效果。

果然,是有术士来了!他立刻命令图沓图西将剩下的这些狗头人用绳子捆上手,串成一串,带回洞窟去。自己则又向前走了一些,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在寒潮之中,有一些长着巨大爪子的类人生物,身体都是用冰做成的,看起来很瘦,尖嘴猴腮的头上也长着冰凌,他们到处走着,寒潮的来源就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冰爪?!”谷瓜惊讶的联想到,这是种狗头人部落里夜聊时常见的一种恐怖怪物,它们拥有着可怕的天然寒气,一旦被他们抓住,就会不自觉的陷入到冬眠之中,然后就算是被开膛破肚也不会有知觉,直到成为一堆渣滓。

好在冰爪实际上是一种魔法生物,并不需要血肉为食,而是以魔法力量来维持生命,也没有什么多高的智慧,不会主动去捕猎其他的生物,因此也并没有对狗头人带来什么大的威胁,也只停留在狗头人的传说之中。

所以谷瓜看见冰爪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冰爪更加是第一次中的第一次了。

一看这些冰爪大概有二三十只,谷瓜知道这是自己所不能抵抗的,便头一缩悄悄的循着自己的暗道往洞穴的方向潜去。

看来那几个逃难的狗头人并没有说谎,他们的确是被术士给驱赶过来的。

冰爪虽然是一种很强大的魔法生物,却并不是一种有社会有部落的生物。它们都是从魔法中诞生,并没有任何组成部落的必要。它们从来都是大术士的仆从和打手。北地上散落的冰爪,也大部分是在大术士奥克托陨落的时候,从他的魔法塔中逃窜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原本应该没有什么交集的狗头人,居然有冰爪的详实传说。

能够聚拢控制这么多的冰爪,也只有术士才能做得到。带着这样的情报,谷瓜回到了顽石部落的洞窟里。

“谷瓜,你回来了。”另外一只小狗头人见到谷瓜大声叫了起来,“大长老叫你!快去!”谷瓜正好也要去找大长老,自然没有迟疑,向大长老在的洞穴里走去。

狗头人是一种特别喜欢打洞的生物,一方面他们的体型不足以在野外同各种强大的种族和魔兽竞争,另外一方面他们也因为打洞而逐渐拥有了良好的采矿技巧,和与之相应的交易能力。不得不说,在地底潜伏,也是狗头人的生存之道。

“谷瓜,一个强大的人类在往这里来。”显然大长老已经审问过了那些狗头人俘虏,直接向谷瓜说道:“我本来想在你和迦达之间选一个候选人。在平时,我会选一个,杀一个。本来是如果我活的时间久一些,就选你,杀掉迦达,如果我先被龙神招走,那么我会选迦达,然后将你杀掉。”

谷瓜听到大长老这么说,心里有些惊异,但仍旧不露声色,只是看着大长老,手里也扣住了自己的石镖。

大长老好像没有看到一般,继续说道:“现在有敌人入侵,从现在看来,他是想要奴役我们,如果没有力量保存我们的族群的话,那么我的力量留存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我现在想的,是带着我们全族,去狩猎溪水深处的寒冰蝾螈,夺取它的魔核,顺便精简一下我们的部落,以后是走是留,都会很方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