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三章 龙魇伯爵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来自深渊的吸血藤就像是一条巨蛇一般,用力的将迦达绞缠起来,似乎在用力将迦达的血液从伤口中挤压出来,然后贪婪的吸食掉。迦达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肺都被挤压着,咒语也变得时断时续。

不过迦达仍旧硬挺着,就只当着自己正在做一个噩梦,仍旧非常认真的在念着咒语。

从这里也能看出来,迦达也是个心智坚强的家伙。想必大长老的死和顽石部落的衰微,还有谷瓜成为术士的实事,也让他的心受够了折磨和锻炼了吧。

谷瓜仍旧站在一边,冷眼看着,既不帮助,也不作梗。

迦达突然睁开了眼睛,脸色也变得愤怒起来,几乎是咆哮着念着咒语,并站了起来用力将吸血藤往自己的身体里揉了进去。

谷瓜皱了一下眉头,知道这种感觉会有多疼。

“为了部落!!!”迦达几乎是用灵魂嘶哑的喊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几乎用尽了他肺里的所有气息,喊完这句话,他便失去了气息,大口喘息着,却似乎一丝空气都没有吸进去,如同一只落在岸上的鱼,脸色也憋的酱紫。

紧接着,谷瓜又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事情,迦达开始疯狂的啃食着吸血藤,他的动作比吸血藤快了许多,尖利的牙齿虽然并不适合植物,却仍旧将吸血藤咬的七零八落,来自迦达的鲜红血液撒了一地,看起来触目惊心。

吸血藤和迦达彼此战斗彼此绞杀着,很快迦达就占据了上风,甚至连自己的左手都啃食了,左手手腕露出一个苍白的手腕骨头,这才停了下来,坐在那里大声的喘息着。

谷瓜看了一眼弹落一边,完全没有用上的魔法材料。忍不住问道:“你成功了么?”

迦达这才从虚弱中硬挺着站了起来,挑衅的看着谷瓜,一边冲了过来,神志不清的疯狂喊道:“我是最强的!我是最强的!!我是最强的!!!!”

谷瓜飞起一脚,将迦达踹飞,砸在墙上,又摔落在地面上,已经虚弱的如同垂死状态的迦达,顿时昏了过去。

原本还想上去给他补上一刀的,但是又考虑到西朗的话,谷瓜忍了忍,转身离开了。

从地上昏过去的迦达断掉的手腕处,慢慢的长出了两片嫩绿的叶子,充满了童趣和萌态。芽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突然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发出可怕的嘶吼声,接着又慢慢缩了回来,化成了一只枯瘦的左手。

同时,迦达肉眼可见的瘦削下去,变成了一具包着皮的骷髅。

谷瓜在外城里转了一圈,吸了几口冰冷的空气,安抚了一下老弱病残,然后又看了一下雪鹿的情况。

死掉的雪鹿已经被晾成了肉干,作为干粮,而活着的雪鹿,则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间,将它们宰杀,同样做成肉干。

他不知道,在西朗将那枚血石结晶传送出去的时候,扼守着血石小径的血石城堡里,一个三层高的法师塔光线一闪,一个白胡子的老迈法师立刻感应到,并将观察后的结果抄在羊皮纸上,急急忙忙的跑到伯爵府,径直走了进去。

“伯爵大人,派勒斯堡的法师塔开始运作了,并在今天上午十一点二十三分十五秒启动了远程物品传送魔法。”白胡子老法师禀告道。

伯爵坐在宽大的红松木办公桌前,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文件,但是却井井有条,一点都不乱。在他的手边是一只金色的鹅毛笔和一套用来印烫封泥的工具。再在另外一边,有着一个金属制的印章,上面是一对天使翅膀。

听到法师的这番话,伯爵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走了几个来回。

伯爵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宽厚的胸膛和肩膀形成了一个结实的倒三角,完美的身材和强壮的肌肉和腰间的长匕首告诉别人,他并不是靠脸打人的花花公子。额头上的些许皱纹更说明着他并不是一个只有肌肉的蛮力型领主。

“能确定他传送的是什么么?”伯爵问道。

“抱歉,不能……我只能确定这件物体不到一盎司,具体传送的是什么,我无法确定。有可能是一封信,有可能是一个魔法道具……也有可能是一块血石……”白胡子法师谨慎的说道。

伯爵紧紧的抿着薄薄的嘴巴,更显示出令人心折的男性魅力。

“你确定这个黑袍是个法师协会认证的法师?是一个十二级的施法者?”伯爵又问道。

老法师点头说道:“一切手续我们都仔细检查过,还向法师协会确认过。这两点确定无疑。”

“给北部的那群土包子们送一些粮食和军械过去,要求他们严密监控那个法师塔,一粒血石都不能流进去,更不允许他们自己采集!!并且告知达尔肖尔镇的雷兹莉大人,告诉她在北部的派勒斯堡,又有一个法师建立起了法师塔。虽然这个法师有着法师公会的认证,但是仍旧不能轻易放松警惕。”

老法师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可是伯爵大人……我们不能确定那就是血石……直接打扰了青铜龙少女阁下,是不是有些轻率?雷兹莉阁下的脾气实在是有些……”

伯爵转过来,对着老法师说道:“我知道雷兹莉阁下的脾气,一旦动起来,恐怕连我们都要遭殃,但是,这是命令。”

似乎这个青铜龙少女雷兹莉阁下给伯爵带来了沉重的压力,仅仅是提了一下她的名字都令伯爵倍感压力一般,伯爵叹息了一声,又捏了捏自己的额头,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杰瑞叔叔,我们家族负有不让一粒血石通过非法渠道流出瓦萨的任务,我们根本不需要害怕法师协会,上界和法师协会有过协议,法师们同意这件事的。

而且,我们作为守护北地安宁的龙魇家族,也有着防止奥克托的余孽死灰复燃的光荣使命。”

老法师点了点头,疲惫的回答道:“是的伯爵大人……我这就去通知他们,做些准备。”作为法师协会的分会长和伯爵领的首席法师,老杰瑞总是觉得自己很难做人,也很对不起其中的一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