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蛛化卓尔精灵,更高阶的术士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伯爵笑了笑,走了过来,用力拍了拍老法师的肩膀,然后又是一个热情的拥抱,说道:“辛苦你了,杰瑞叔叔。波利斯和莉莉怎么样?他们还听话么?”

提到伯爵的独子波利斯,杰瑞法师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有些溺爱的说道:“那个小子跟你小时候一样,甚至比你还要调皮,唯一不足的是,他似乎没有你这么宽大的胸怀,对待地位不如他的人,他缺少最起码的谦卑之心。莉莉很不错,她在信仰的忠诚度上,已经无人可及。”

伯爵眉毛立了起来,但是仍旧忍了下来,说道:“看来波利斯真是需要见见世面,让更骄傲的人告诉他什么叫做肠子外面有肚子了。

至于莉莉……我可不希望她成为一个老修女……

杰瑞叔叔,请你帮我安排一下,送波利斯去精灵王庭的学校里去学些东西,让那些鼻子长在天上的异类好好教教波利斯,什么才叫做骄傲。送莉莉去海里奥加城,学习贵族女孩应该知道的知识。也许她还能在那里认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改变她冷冰冰的性格呢。”

杰瑞大法师又是苦笑了一下,应承此事。这对父子三人实在是太难伺候了。不过又能怎样呢?这一大两小三个倔脾气,都是他的子侄,是需要他指导和保护的人。

老杰瑞又和伯爵聊了一会儿天,离开了伯爵府。

在大陆的另外一个隐蔽的地方,有一座9层的法师塔。不过这个法师塔并不是法师协会的塔,这个法师塔里的人,都是术士公会的一支不为人知的小分会。

红色的光芒一闪,那枚装在华丽水晶瓶中的血石结晶就传送了过来,还有下面压着的一张纸条。

一个下半身是蜘蛛,上半身是卓尔精灵的术士走了过来。他的皮肤黝黑,两只尖尖的精灵长耳指向天花板,灰白色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让人觉得这个家伙非常的桀骜不驯。精壮的肌肉就像是用精钢锻造的一般。修长的眉毛直直通向他的鬓角,显得杀气腾腾。蛛化卓尔精灵的手指头基本上都是尖利的爪子,看起来尖利无比。仅仅是这个造型,便已经可以止小儿夜啼了。

他的蜘蛛脚落在石板上,发出金属刀尖点在铁板上的声音,清脆的声音背后,是他每一只可以轻松将敌人撕碎的锋利爪牙。悠长的通道,又将这种恐惧感无限放大,任何听到这声音,处于这环境中的人,都不自觉的产生自己死兆星高照的感觉。

此刻这个蛛化卓尔精灵站在传送阵前,用两根剪刀一般的手指将瓶子夹了过来,倒出那枚血石结晶来,滴溜溜的落在他的手掌上,紧接着,他又用细长并且流着涎水的舌头狠狠的舔了一下那血石结晶,强烈的快感直冲他的大脑,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顿时他的脚步都有些不稳了,口中发出交配时才能发出的呻吟声,两只手中狠狠地插在旁边的墙上,这才稳住了身体。身边一个清秀的少年人类,更是在他疯狂的呻吟中,毫无意识的捏爆了脑袋。

过了一会儿,他从兴奋中醒了过来,又看了一眼那张已经被无辜者的脑浆染上的纸条,露出一个阴冷的微笑来,用尖细的声音说道:“奥克托家的小崽子做的不错,烈阳精金也不算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这点要求,就满足他吧。”

旁边一个看不到什么东西的地方,一个隐形的仆役站了起来,并按照这个蛛化卓尔精灵的安排,将奥克托开出的纸条上的物资准备好,并以法师协会的名义向瓦萨北方送去。

“等等!”蛛化卓尔精灵从仆役的手中将一块拳头大的烈阳精金夹了过来,放在传送阵上,说道:“重要的事情要慎重的办,北部的土包子们估计还在对派勒斯堡的重建心存疑虑,这时候可不能大意。粮食之类的东西当然可以随便送,但是这种魔法资料,还是成本高一点,保险一点的好。为了更多的血石,这点代价还是值得的……”说着,蛛化卓尔精灵贪婪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显露出无限的淫恶来。

光线一闪,传送阵上的烈阳精金也消失在平台上。

在大冰川边缘的地方,一个黑色的法师塔中,西朗正站在一层的正中间,双手环抱在胸口,嘴角下垂着,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着什么。四个看不见的隐形奴仆正拿着魔法材料在地上对称的画着魔法阵法。突然间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手指打响了一下,四个隐形奴仆停了下来,他也消失在这一层中,出现在了第三层上。

在第三层还在闪烁着光芒的传送阵上,赫然放着一块价值连城的烈阳精金,西朗轻轻拿起那块烈阳精金来,就像是抚摸着一件上好的艺术品一般。

然后露出一个锋利的微笑。

他拿出一套工具来,亲自开始对着这块精金开始加工起来。这块烈阳精金,将在他的手上成为一件伟大的魔法物品,再结合他的法师塔和术士天分,一定会产生让人意想不到的伟大效果的。

谷瓜查看了仓库里的粮食,然后又查看了一下狗头人小队从北边带回来的各种采集物,其中还有可以食用的雪生花,冰薯,蓝谷和冰寒果。

谷瓜留下了一些活着的冰薯和蓝谷,还有一些冰寒果,按照之前探索时了解到的这三种植物的生存环境重新种植了下去,并开始做起了记录。他希望在明年的时候,狗头人部落能够进行粮食的栽培,而不是靠天吃饭。

然后他又将所有的食物再次紧密的安排起来,配给供应,以使得狗头人们能够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拖延更久的时间。

做完这一切,谷瓜回到法师塔中,一楼里迦达仍旧在昏迷之中,而他的左手则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般的,一会儿摸摸这,一会儿摸摸那,遇到有血肉的东西,还会爆开血盆大口,将其吞下。且不说这攻击力有多么爆表,光说这架势,就看的谷瓜浑身都是一身冷汗,不仅开始想,如果我当时选择了这个魔力吸血藤会怎样。

不过又想到了伽达签订魔宠契约时的样子,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冷战,否决了这个念头,恐怕他还没有迦达那样的狠劲,恐怕会被吸血藤吞噬而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