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肉泥地道战!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穿上了冰霜铠甲的霜巨人抵抗能力高了许多,不会被冰锥一刺就穿。他们毫无忌惮的挥舞着大棒和巨斧,将面前的冰锥鹿砦开出一条道来。激发的冰锥射了出来,叮叮当当的戳在他们的冰霜铠甲上,这时候冰锥基本上是不能够破防的,最多便是只是留下了一条裂缝,然后便在他们的冰霜铠甲上撞个粉碎。

但是紧接着,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砸在冰霜铠甲上化成一团冰渣的冰锥,又在一股魔法力的引导下,回到冰霜铠甲上,甚至将冰霜铠甲的裂缝都弥补了一部分!

看到这一幕的谷瓜脸色有些阴沉,原本有压力的心情就更压抑了。他掌握了一只能够自动生成冰霜铠甲的霜巨人的心脏,自然知道冰霜铠甲的构成和特性。实际上,只要是在冰系魔力存在的地方,冰霜铠甲便能够一直存在,在缺少冰系魔力的地方,则会消融,直到消失为止。甚至在只有火系魔力的地方,冰霜铠甲甚至不能够坚持5分钟,便会化成一滩水,而冰系魔力非常充沛的地方,冰霜铠甲还会自然增长,变得越来越厚实!

显然,霜巨人身上穿着的这冰霜铠甲更是得天独厚,首先是来自冰霜女神的神力,再有着霜巨人的寒冰血脉打底,更是质地优良,甚至能够吸收起破碎的冰锥中的冰系魔力,虽然并不能阻止冰霜铠甲的破裂,却也大大降低了破裂的速度。

不能再让这些霜巨人们前进了,必须要阻挡一下他们!正面迎击做不到,骚扰一下,拖延一下步伐还是可以的!想到这里,谷瓜也不再犹豫,立刻行动起来。

谷瓜双手按在水晶球上,身上魔力鼓动起来,咕叽在身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战鼓,要比平时大了一倍还多,甚至连水晶球也都包含了进去。有了水晶球的魔力供应,这次魔法战鼓的能力也扩大了许多倍。

紧接着,谷瓜用力一鼓,整个身体就如同是一个吹涨的皮球一般,水晶球中也爆发出魔力的光辉,巨大的魔法战鼓上的魔法回路被一一点亮,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来。

谷瓜上辈子还能将身体撑出个大泡来,也是他上辈子最爱的娱乐活动之一。这辈子却没有了那身体结构,甚至连血管和脖子都争粗了,魔力在他的身上,魔法战鼓的魔法回路上以煊赫的威势蔓延着。

很快整个魔法战鼓上的魔法回路都被点亮,所有的光辉都狠狠的扩张出去,甚至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波纹来。

这波纹先是缓缓扩张出两道内环来,接着又猛的一缩,随着谷瓜的身体猛地前倾,全身的气力都爆发出来,大声的喝道:“威武!!!!”这三道波纹便狠狠的扩散出去,紧接着,派勒斯堡附近所有身上佩戴着谷瓜徽章的人身上都亮起光芒来,被波纹经过的人都加持上了许多正向的魔法,他们的前进速度和身体力量,都得到了极大的加持,战斗力都有所提升。

甚至包括了那些从霜巨人的魔爪下逃走的人类难民们,也获得了一部分力气,开始加速离开这块充满杀机的战场。

相反,那些霜巨人们则受到了战鼓的压制,气势上停滞了一下,都觉得胸口闷闷的,很难受。祭司兽头惊讶的说道:“这不是我们部落损坏了的宝物么!怎么落到他的手上了!怎么又修好了么!”还没等他惊讶完,战场上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在狂暴的砸着眼前的冰锥鹿砦的霜巨人面前,也亮起了几点这样的光芒,他们仔细一看,是一个左手是一根红色藤蔓,穿着术士长袍的狗头人,和几个身穿全套铠甲,手上拿着精良武器的狗头人。

这就是术士迦达和所有拥有狂战士斗气的战将了,他们身上闪烁着魔法的光芒,站成一排,挡在霜巨人前进的道路上。

为首的霜巨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哈哈的笑声来,这些狗头人虽然穿着整齐而富有质感的玄铁铠甲,却在霜巨人的眼中像是一个个制作精良的玩偶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狗头人的身高不过是一米多一些,好歹这些狗头人都算是精英,身高都突破了一米五的大关,但是面对身高平均在四米以上的霜巨人,当真是不够看的。

但是出乎意料的,这些狗头人先发动起了攻击。

疯斧子莽墩现在有了一把锋利的大斧子,是矮人工匠为他量身定制的精品。

血红色的狂战士斗气附着在这柄战斧上,疯狂的劈了下来,为首的一个霜巨人准备举起自己手中的大斧准备迎击一下,轻松惬意的挥舞出去,就像打高尔夫球一样的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扫成一堆肉渣。

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的手上似乎有什么重物,导致他的动作慢了半拍,转头一看,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一个血色的藤蔓,正疯狂的往里面钻着。

看到这血色藤蔓的疯狂劲,他有些害怕,想要将其甩开,但是现在哪里是分神的时候,莽墩的大斧子已经带着强烈的斗气狠狠的劈在了这个霜巨人的小腿上,一下便将冰霜铠甲破开,并砍伤了他的小腿。

要说平时,这都不算事儿,但是到了战场上,这就是要命的开始了。

他手臂上的血色藤蔓一下子便放开了他的手,下一瞬间便顺着小腿上冰霜铠甲的缝隙拼命的往里面钻着,疯狂的抽取着他身体里的血液。这个霜巨人用力的向后一甩,迦达立刻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的扑了过来,反而顺势保住了他的小腿,魔力吸血藤更是疯狂的向他的身体里钻了进去。

其他的霜巨人想要过来帮忙,却限于冰锥鹿砦将通道限制的很窄,没有办法有效展开。相对的,狗头人却因为体型比较小,反而如鱼得水,用刁钻的斗气攻击,将最前面的几个霜巨人逼得节节败退。

眼看着后面的霜巨人好容易将那几个上蹿下跳的狗头人战士逼开,却看见最早被砍伤小腿的霜巨人已经委顿在地,皮肤深陷,就像是一具骷髅一般,短短的时间里,身体里的血液便已经被放干,两只眼睛无神的看向远方,仍旧无力的哭喊着:“滚开……滚开……”再没多一会儿,他便软在地上,身体架子一散,死了。

再看迦达,容光焕发,就像是吸了魔药一般兴奋不已,甚至透出疯狂的意味来。伸手丢了一颗血石矿石到嘴里,也不顾牙齿咬出血来,就这么嘎吱嘎吱的将整块血石矿石嚼碎了,吞到自己的肚子里。顿时两团血红色的光芒在他的眼眶里燃烧起来,他身上的术士气场圈也开始不稳定的扩张起来,随着魔力吸血藤的抖动,向外扩张着。

接着他便扑向下一个霜巨人,不仅用魔力吸血藤,更用自己的牙齿用力的咬着敌人。

祭司兽头很快就赶到了前线,看到这五个狗头人们利用自己身材的优势,让霜巨人们投鼠忌器,已经放到了三个,被迦达疯狂的放起血来。祭司兽头顿时大怒起来:“不要顾及被咬的人!给我砸死他们!”

喊完这句之后,其他的霜巨人还是面面相觑,而被缠着的那个霜巨人则惊恐的大叫起来,霜巨人们顿时全都动了起来,疯狂的砸向那个倒霉的被狗头人们缠住的霜巨人,顿时三次呼吸之后,连带着迦达和莽墩等五只狗头人,和那个被缠住的霜巨人,全都被砸成了一滩肉泥。

其中迦达的身体几乎都被砸烂,只剩下一颗脑袋还在无力的吐着血沫,还有他左手上的魔力吸血藤还在不屈的扭动了两下,便伏倒在地面的血泥里,神经质的抽动着。

祭司兽头看解决了这几个战斗力还很不错的狗头人之后,便立刻下命令,继续向前挺进,他们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太长时间,前面的人类难民已经跑出去太远,基本上追不到了,眼看着再过五分钟,他们就彻底离开霜巨人的追击路线,逃出生天。

祭司兽头又给几个霜巨人加持上冰霜铠甲,顶着有着主场优势的冰霜铠甲,霜巨人们便突破了几层冰锥鹿砦,向里面突破而来。他们的目标已经不再是人类难民,而是直接向派勒斯堡里的法师塔奔来。

前进的过程中,突然有一个走在后面的霜巨人突然感觉到自己脚下一空,一下便摔倒在一个巨大的坑里,坑里还有一些尖木桩子,巨大的重力是能将沉重的霜巨人插在了尖木桩子上,直接刺穿了他的腿脚。还没等其他霜巨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紧接着又有一群狗头人从坑底出现,围绕在这个霜巨人周围,用长矛将他钉死在坑底。等到地面上的霜巨人反应过来,过来救援的时候,那些狗头人们便迅速转移,从曲曲折折的洞穴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