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五十七章 百足巨虫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捡起这么个魔法物品,掂量了一下,应该是能够吸收的。当下他也不再犹豫,直接将这枚炉石像是吃人参果一般的吃了进去。这是他消化和接受魔力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随着他将炉石吞咽下去,炉石中的火元素魔力迅速的跟他的血脉产生共鸣,接着便很快的消融在他的身体里,炉石里面一套完备的火元素魔法回路则形成了一枚鳞片,浮现在他的喉咙上。

“好辣啊……”谷瓜张开嘴,从他的食道里涌出一股浓厚的黑烟来。但是紧接着,他那片火红色的鳞片便亮了起来,开始从他的术士气场圈里拼命的吸收着火元素魔力起来。

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之后,水系魔力和火系魔力都分门别类的吸收起来,并不再冲突了。

运气平复了一下,将身体的不适调理顺了之后,谷瓜才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矮人青年,看到他的状态已经平稳了,便再度说话。

谷瓜吩咐道:“将这个矮人青年好好的照顾好,务必要让他恢复健康。”

看到这个矮人青年的时候,谷瓜就已经明白,在派勒斯堡下面的铁堡肯定已经覆灭了。老矮人那巴可不是一个随便向谁低头的人,矮人的荣誉感一点都不低于圣武士,他们的荣誉甚至有时还会高于他们的生命。而西朗则是一个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而且蔑视所有人的性命。这样的两个人碰到一块,结局自然非常明白。

铁堡就在派勒斯堡的跟前,在谷瓜劝老矮人那巴跟他一起离开被拒绝的时候,谷瓜就已经想到了今天,却没有想到,当真正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谷瓜居然有些小伤感。他对那个脾气又臭又硬的老矮人突然有些怀念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伤感太久,而是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将现在的形势又再次梳理了一遍。

接着,他又强化了防御设施,接着又开始教导他的学生和其他族人去了。现在他最大的战略,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敌人来了他就转移,总之不能硬碰硬就是。最大的依仗史白龙又是个十分靠不住的主。

这一段时间里,半山腰上的史白龙要么就是无聊了出去飞一飞,或者是饿了,到下面直接从狗头人的仓库里找些吃的,平时也不怎么跟这些狗头人有什么交流。

这些年来,在谷瓜的指导下,狗头人的饮食卫生和厨艺水平都有了极大的提高,这也让史白龙坚定的认为,只有金属龙那些假模假式的所谓“贵族”们才会讲究这个,更认定了谷瓜他们是被雷兹莉抛弃了的仆从。

谷瓜他们就在这样表面上平稳的状态下,安安静静的生活了一个星期,终于那矮人苏醒了过来,但什么话也不想说,整天就是在那里发愣,或者背着人偷偷哭泣。作为一个比石头还硬的矮人,居然已经到了这份儿上,显然是一个信念和灵魂都已经崩溃了的样子。看到这个矮人这个摸样,谷瓜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内容来,索性也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好好的待着,等到他平复了情绪再说。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北方的冰雪大军正在慢腾腾的汇集着他们的力量,缓慢的南下。血石城堡里的人类也在续集他们的力量,时刻准备北上。

而派勒斯堡里的西朗,则仍旧在疯狂的收集着血石,不惜用人命去换取,终于有一天,将他一楼大厅里的巨大而复杂的魔法回路给完成了。

一天早上,谷瓜得到了报告,说在山谷的背面,来了一个可怕的怪物,已经威胁到了山谷的安全。

谷瓜本来想找史白龙来解决这件事情,却发现他一早就飞了出去,早就不知道踪影了。

谷瓜只能带着自己的精锐队伍先去探查一番。

在狗头人侦查好的地方,谷瓜看到了一个三米多直径的巨大洞口。这个洞口显然是新开掘的,从洞口的冰层看来,开掘的时间不超过三天时间。谷瓜将自己的双刀抽了出来,这也是经过矮人精心锻造过的精品。现在没有了法师塔,不能挥霍自己的力量了,他的武力要比魔力要强大的多。而且看起来似乎还要进洞作战,谷瓜就选择了使用双刀,而不是长枪。因为双刀在狭小的范围内更容易施展一些。

走到跟前之后,谷瓜紧张的看着那个洞,他能够感觉到那个洞中正在透漏出一股不耐烦的杀意来。这显然是一个大家伙,不过在直径三米的洞里生存着,再大能大过猛犸象去?

谷瓜手心微微出汗。

只要把这家伙引出来,然后再将它斩杀,这几天就有肉吃了。

突然他的脑子当了一下机,一种巨大的危机感从脚上穿了过来,身上麻酥酥的,就像过电一般,这种感觉快要赶上史白龙的龙威对他造成的威胁了,他大声吼道:“小心!!!注意那个洞!!!”

还没等他喊完,那个洞里的冰渣子已经像是喷泉一般激射出来,打得周围的冰爪都摇摇晃晃的,紧接着,从洞里钻出一个长着无数对脚的巨大虫子来,恶狠狠的咆哮了一声,无数的狗头人都在这声咆哮里吓得腿软,直接坐到在地上。

那巨大的虫子长的有些类似于蜈蚣,但是身上的甲克显示出蓝白色来,显示出它是这个地方土著生物,已经非常适合这里的生存条件了。

原来这是一条跟随着伊利克斯向南进发的百足巨虫,这种虫子拥有着强大的战斗力,比起龙来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要不是因为气候和智商硬伤的原因,只能待在北地冰川上的话,恐怕也会在大陆上创出赫赫威名来。

这只百足巨虫是一只怀孕了的雌性,在行军的过程中有些憋不住了,便顺着生物本能,找一个魔力充足,又安全僻静的地方打一个洞,然后舒舒服服的下上一窝蛋,接着将这个洞小心的掩埋起来,等着卵们自然萌发,自然就妥当了。

谷瓜他们选择的这个山谷,自然是一个有灵脉又隐蔽的好地方,与这个百足巨虫不谋而合。憋不住的雌性百足巨虫连侦查周围情况的时间都没有,立刻便打了一个洞,这才刚刚将卵都下了下来,就发现周围的狗头人已经过来找它的麻烦来了。

它能不怒么!它能不充满杀意么!它能不一冲出来就将敌人当做点心吃么!

这条巨虫长的非常长,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它已经瞄准这里面对它威胁最大的谷瓜,凶猛的咬了过来。

谷瓜暴喝一声,身体里的龙筋猛地一弹,一股巨大的力量喷薄而出,刀光突然大涨起来,一下震开了巨虫的嘴巴,两把玄铁单刀反手一砍,一下将这虫子的嘴巴砍了一个豁口,硬生生的砸下几枚牙齿来。

虫子吃痛昂起身子,嘶吼了起来。这时候谷瓜才有时间能看到它的全貌。

它长着长满利齿的血盆大口,正在往下滴着蓝色的体液。它的头部上长着四根对称的长须,后方耸出一对翅膀般的鳍状物,此刻正愤怒的张开,散发出红色的光芒来。

半立起来的身子,就像是一架地铁站了起来。就像眼镜蛇一样的姿势,恶狠狠的用它的复眼看着众人。

谷瓜立刻下令让周围的狗头人都躲闪开,这种强大的对手绝对不是这些精锐的狗头人所能对付的了的,他们也只能敲敲边鼓罢了,上来也只是送死,还不如就在后面待着。

又命令周围的狗头人们立刻向这只巨大的虫子发射各种远程攻击之后,谷瓜开始自己面对这个可怕的对手。

谷瓜的敏捷显然超出了这个百足巨虫的预计,突然间冲进了虫子的防御圈,双刀狠狠地剁在虫子的一对腹足之间,一下将虫子的壳打烂了一块,流出了蓝色的血来,但是这并不足够,只能将虫子刺激的更加愤怒。虫子一顶,一下将谷瓜给顶飞了。

谷瓜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近战用刀,远战用法术。他立刻发动冰锥术,在十米不到的距离里,他的准头还是有的。一发冰锥狠狠地刺进了巨虫的腹部刚才的伤口上,伸进去了一半!

巨虫又是一声嘶鸣,迅速又将嘴突击了过来,这次它瞄准的是谷瓜!!!

谷瓜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一招,立刻让咕叽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在身体的鳞片上形成了一层滑溜溜的保护膜。那虫子将谷瓜衔在嘴里,因为咕叽保护膜润化的作用,咀嚼都来不及,直接一仰头,一下就将谷瓜吞进了肚子去。

在吞进去的一刹那,谷瓜将双刀打开,卡在巨虫的喉咙里,形成了一根巨刺,让这巨虫吞也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巨虫疯狂的滚动起来,似乎像要逃跑,巨虫喉咙上的肌肉不停的向下滚动着,还在不停地试图将谷瓜吞进去。喉咙处的肌肉不断的向里面挤压着,不仅让谷瓜感到有些窒息,也让双刀狠狠地插进了喉咙的肌肉里,在吞咽的努力下向下滑动,让伤口也越来越大了。

要不是谷瓜之前吸收了足够的金属元素,现在的身体相当于是一大块的铁托子的话,此刻恐怕都要被百足巨虫的咽喉给挤成一滩肉泥了,连骨头渣子都挤碎。

谷瓜命令咕叽立刻反向分泌出腐蚀酸液来,一定要在这只巨虫将自己吃掉之前,在它的身上腐蚀出一个巨洞来!这也是能够迅速解决掉这个百足巨虫的最好办法!

百足巨虫暴怒起来,猛地向外吐了一口吐息,炎烈的火焰顿时笼罩在了面前一个扇形的区域内,顿时那些冰层都被融化开,变成了一片浓重的热雾,而在百足巨虫口腔直对的那条线上,地上的岩石都被融化成了岩浆。

透过百足巨虫的口腔,谷瓜一下就明白了这个百足巨虫肯定有一个强大的火系的魔核,要想杀死它,就必须要将它的魔核破坏掉。

瞄准了方向之后,谷瓜立刻催动咕叽,吱吱的声音从周围响起,显然是咕叽超强的腐蚀酸液起到了作用,正在腐蚀巨虫的喉咙。这可怕的酸液已经使得百足巨虫感到害怕,知道自己不是这群小虫子的对手,所以慌忙的扭动身体,准备溜走了。

想到做到,它立刻翻动下面的冰层,准备逃走,谷瓜手上的双刀也在这次运动中,终于不堪重负,一下断成两截。

没有这双刀谷瓜就无法卡在这里,眼看就要被百足巨虫强大的咽喉吞咽下去了,谷瓜一着急,双手上使出两个冰锥术,狠狠地扎在巨虫的喉咙里,止住了下滑的趋势。

谷瓜感觉到虽然巨虫逃进了洞里,但是仍旧越来越虚弱。在巨虫腹部的伤口上,还在不停的向下滴落着淡紫色的血液。

谷瓜连着使了七八次冰锥术,每当冰锥术使用出来,立刻就会被巨虫的喉咙肌肉给夹断,只得迅速再喷射出两个,停留在自己的手上。很快魔力已经完全不够用,就在这紧急关头,咕叽终于腐蚀出一个洞来,谷瓜迅速的往洞里一钻。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谷瓜感觉到上方有什么东西在强烈的释放着魔力。他还没来的及应对,便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热力扑面而来,正在这时,他喉咙上那枚新生成的火元素鳞片猛地一动,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将那剧烈的火焰魔力吸了进去。

疯狂的火焰魔力就从他的那枚火系鳞片中涌了进去,顺着他的龙筋瞬间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更在他的嘴巴两旁,又生出两根细小的胡须来,同时,从火系鳞片中飞出一只小小的火鸟来。一个瞬间便从这里飞了出去。

当所有的火焰魔力都吸了进去之后,在谷瓜的面前露出了一个灰白色的晶体来,看来这是百足巨虫的魔晶,里面的魔力已经被谷瓜给吸走,变成了一个空壳。

在百足巨虫的喉咙里,谷瓜感觉得到百足巨虫一下如同遭遇到重创一般,摇摇晃晃的猛烈挣扎了几下,终于停在那里不动,彻底死了。

谷瓜又从自己的鳞片里分解出来一些金属,靠着咕叽物质重塑的能力,再次形成了一把尖刀,用力的切割着百足巨虫的肌肉和甲壳,从百足巨虫的喉咙里破开,疲惫的钻了出来,然后翻滚在地上,累的连指头都不想动了。

看到百足巨虫不动了,狗头人们这才围了上来,用各自的武器将这条巨大的虫子给肢解了带回家去。

谷瓜懒得动弹,就躺在地上喘气,福斯特走上来,将他小心的扶了起来。而冰凌花则有些出神的望着百足巨虫钻出来的那个洞穴。

谷瓜疑惑的看了福斯特一眼,福斯特说:“冰凌花告诉我,这是一只刚产完卵的百足巨虫,在它的洞窟里,肯定有很多卵。”

谷瓜沉默了一下,思考了两秒钟,问道:“能吃么?”

这些卵还是被搬了出来,按照冰凌花的说法,这些卵通过孵化之后,都可以训练出来,成为部落的战斗巨虫,会给部落带来很多便利。基本上都会在这条百足巨虫之上很多,因为这条虫子,刚刚陷入到产后虚弱之中,才会这么轻易被杀死了。

听到这个解释之后,谷瓜点了点头,算是允了。

这时候天空中一声鸟鸣,谷瓜看到一只火红的鸟飞了过来,停在了谷瓜的鼻子上,用两只眼睛歪来歪去的观察着谷瓜。

“狗头人?你怎么会拥有我的炉石?”那只火焰小鸟开口说道。

谷瓜很累,懒得回答,但是还是想了想,淡淡的说道:“是矮人给我的。”

火焰小鸟哦了一声,眼睛中露出一丝哀痛来,情绪很低落的继续说道:“哎……那巴是个好人……怎么就被那些魔化兽人给……哎……真是惨痛……要不是我脱力了,不得不沉睡下去的话,我非要把那群混蛋全都烧死不可……”

过了片刻,火焰小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继续说道:“我叫焚尔,原来是铁堡部落的火焰精灵,你叫什么名字?”

谷瓜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说道:“我叫谷瓜。好了,我们现在该回家了。我觉得你该好好安静一下,等一会儿我们找到那个矮人青年,说不定还能再聊聊。”

那火焰小鸟点了一下头,说道:“好的,没问题,说到做到。”然后就飞到了谷瓜的肩头上,好奇的看着其他的狗头人和正在被搬运的百足巨虫的尸体和卵。

“诶我说,这是什么玩意?不会是百足巨虫吧?”焚尔忍不住好奇问道。

谷瓜懒懒的说道:“闭嘴。”

焚尔蹦跶了几下,闭住嘴,再不说话了。

走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山谷部落,这一路上焚尔总是忍不住想问点东西,要么就被谷瓜无视了,要么就被一句闭嘴给噎回去了。

回到山谷部落里,谷瓜嫌焚尔太烦人,直接走到矮人青年的疗养室里,对焚尔说:“焚尔,就是这个青年将你送过来的,有什么你就问他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