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三章 商会死了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魔法火车去向龙迹城,现在客运的需求没多少,因此客运车厢只有两个,剩下的全是用来装铁锭和其他货物的粗重车皮。

过了一天时间,魔法火车轰隆隆的从龙迹城开了回来,火车后面运送货物的车皮上坐满了穿着各种各样破烂的狗头人们,他们正惊恐而又兴奋的坐在魔法火车上,时不时还尖叫着,当魔法火车停下来之后,他们仍旧不敢从魔法火车上下来,龙堡里的狗头人们只得捏着鼻子,爬到车皮上,将这群又臭又脏的远亲们全都架下来。

果然他们的腿都是软的,落在地上还在不停的抖动着,他们的眼神当中仍旧不停的闪烁着,显然是这趟旅行令他们非常刺激。这些龙堡的狗头人们都得意的心底嘲笑道,真是群乡巴佬。他们却全然忘了在他们第一次接触到魔法火车的时候,他们的表现恐怕还要更要不堪一些。

从魔法火车的载人空间里,走下来十几个穿着结实耐用,又不乏华丽的衣服的人类来。他们长着卷曲的长发,白色的皮肤,拥有着蓝色或者绿色的眼睛,神态倨傲,态度显得非常嚣张。

谷瓜一个闪烁出现在火车站里,准备迎接着这些商人和他的狗头人们。

“你就是狗头人的大长老?”一个30多岁的商人抬着下巴,傲慢对谷瓜说道。“真没有想到我们会从遥远的繁华城市到这么个穷乡僻壤来。听着,以后要伺候好我们,要不然小心你的狗头,哈哈哈!”

谷瓜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直接伸出手来,一把捏住他的脑袋,狠狠的一甩,这个商人就如同是一颗流星一般划过天空,向远处飞去。在半空中,那个商人的表情便变得十分惊恐,就连屎尿都洒落了出来,但是他的叫声很快就停滞了,显然是因为巨大的速度,将他的喉咙也堵住了。

还没有飞的太远,他的身体就因为太过脆弱而在空气中撞成血雨,远远的被寒风一吹,不知道洒落到哪里去了。

谷瓜背着双手,冷笑道:“你们如果以为来到这里是做老爷的,那么你们可就真的是打错主意了。我真没有想到,你们居然是一群蠢货。”

一个中年商人原本是想看看对方这些狗头人的反应之后,来调和势态的。如果狗头人很强硬,那么他就出来道个歉,服个软,将事情缓和下来。如果狗头人被吓住了,当然他们是有这方面经验的,那么他就帮助这个青年商人将狗头人们全都吃的死死的。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调和呢,那个青年商人已经化作一蓬血雨,消失在远方的天空中了。

顿时间这些商人们都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还没等他想好下台阶的方法,异变又发生了。

“你不该杀了他!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些低贱……”又一个非常年轻的商人愤怒的喊道。

谷瓜又是同样的炮制,将这个青年也狠狠的扔飞了出去,在抓住这个青年的时候,谷瓜意外的感觉到青年身上的斗气,还显得不是很弱,大概是6、7级的样子,在谷瓜的手里却完全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但是谷瓜仍旧是将这个青年狠狠的向上扔去,尖叫声远远的撕开晴朗的天空,向上飞去。

“大长老,能不能好好商量一下,您这样做,令我们很难办啊~”那中年商人谄笑着说道,他终于明白,这个狗头人大长老不是他们能够忽悠的住的主了。

谷瓜一挥手说道:“我已经对你们失去兴趣了,对你们的态度也十分厌恶。所有卫兵听着,将这些商人全都给我杀死。将所有新来的族人全都带进军营,洗干净以后严格看管训练起来。”

下达完命令之后,谷瓜就转身背着手,正准备离开,来自术士协会的使者米索提亚这才出现在魔法火车站的广场上,脸色苍白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对谷瓜说道:“伟大的真神!请您一定要息怒!不要破坏大局啊!”

谷瓜一伸手,也抓住了米索提亚的脑袋,说道:“蠢货,破坏大局的是你们!只有弱者才会保全大局!等着死吧!”说完就准备将米索提亚向远处甩去,米索提亚立刻跪在了地上,交出了一块流转着魔法字符的红色琥珀来。

“不要杀我!这是激发术士血脉的方法!不要杀我!!!”米索提亚已经完全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家伙,绝对不是讲道理的人,立刻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想要交换回来一条命来。

谷瓜冷笑了一下,拿过了那枚红色琥珀之后,一把捏爆了米索提亚的脑袋,又招呼着地缚灵,将这些新杀死的敌人的灵魂全都吸走了。

在遥远的地方,一个虚空的网状世界里,一个蛛化精灵一般的神祇突然感受到什么东西一般,愤怒的捏碎了手上的一支羽毛笔,愤怒的咆哮在跌跌荡荡的空间中反复冲撞着。

“这个混蛋!!!居然连钩子都给我咬碎了!!!真是愚蠢的狗头人,难道不知道这样合作下去,对他们的好处不可估量么!!!”

平息了一会儿,这个神祇继续低声说道:“不过他们肯定也知道,最后他们被养肥了之后,肯定会变成我砧板上的鱼肉……这样激烈的做法,也算的上是有趣了。哼,哼哼,有趣的家伙,就让我来看看,你们能做到哪一步吧!”

这个神祇,赫然就是术士之神,米索提亚的老板,胡克·杜垩登。

在遥远的北地的谷瓜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转过头来,看到那些商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已经被自己精锐的卫兵们全都砍倒在地,正在一一补刀呢。其中有一个老年商人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痛哭着,也不求饶,也不祈祷,只是在不停的念道着自己亲人的名字。

这个老年商人身上穿的相对来说很普通,甚至算不上是华丽,但是他那瑟瑟发抖的样子,证明恐惧已经深入到他的心底了。

“停!”谷瓜吩咐道。

正在屠杀商人的狗头人们立刻停下了手,但是此刻商人们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就连那个中年商人也肚子上挨了一刀,躺在血泊里等死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么残忍的杀害,他们还以为对方能够像是橡皮泥一般被他们玩弄,却没有想到这些狗头人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一上来无欲无求,只要有点不尊重的意思,便立刻痛下杀手,就连说软话的机会都没有!难道他们不知道一个商会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么?!尤其是那源源不断的狗头人来源,更是这个地方狗头人部落最需要的啊!

“可恨啊!那些术士公会的家伙们还说,只要控制住了这个狗头人部落的经济,他们就为自己的血脉中加入神祇的力量,使得自己的家族彻底成为一个强者家族的,可惜我的儿子……今年才20岁……”热腾腾的鲜血不断的流失着,这个中年商人也终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他的身上一轻,灵魂也被头顶上的那个地缚灵给吸收走了。

整个广场上就剩下了一个瑟瑟发抖的老头子,谷瓜走了过去,蹲了下来,用手将这个老者扶了起来,说道:“我们龙人是很讲道理的。只要是侮辱了我们的,我们就杀,如果是心怀尊敬的话,我们就保留他一条性命,期待合作的可能。”

那老者这才抬起头来,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在他的眼里,周围到处都是人类的尸体,就连内脏都洒落了一地。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发出咻的声音来,他抬头一看,居然是商会会长的儿子,就是那第二个被扔到天空中的那个拥有斗气的小伙子,此刻他已经被高空的寒流冻成了冰块,砸落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的渣滓。

“啊!!!是的!!!是的!!!”这个老者几乎就要崩溃的喊道。

谷瓜板正了这个老年商人的肩膀,认真的问道:“你尊重我们龙人一族么?”

老年商人痛哭流涕,已经崩溃了,他大声说道:“我尊重!我尊重!我打心底尊重你们啊!求求你们了!不要杀我啊!!”

看着老年商人的眼泪和鼻涕粘着地面的尘土糊了他一脸,谷瓜通过术士的气场圈也感受到这个可怜的人类心中只有极度的恐慌和畏惧,这才站了起来,说道:“很好,我感受到了你的诚意,那么你就站起来吧,我不杀你。这支商队,由你来主管,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一定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谷瓜淡淡的说道。

那老年人类又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恐吓一般,又放声大哭起来,疯狂的点头道:“绝对不会让大长老失望!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绝对不会的!!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