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五章 刺杀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暗杀波利斯伯爵!!!”

听到这句话,原本没什么精神的拉尔娜突然坐直了起来,两只眼睛灼灼的望向卡斯木伯爵,显然是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接着又再次放松下来,慢慢的躺倒椅子背上,慢悠悠的问道:“你怎么想要刺杀龙魇伯爵呢?要知道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作为龙魇伯爵的封建主,达玛拉国王完全可以命令他。”

卡斯木伯爵轻轻的抿起嘴,咂摸了两下,似乎在思考该怎样措辞,然后扬起眉毛,说道:“政治有很多种形式,包括贸易,包括谈判,包括战争,当然,更包括各种阴谋诡计。现在战争持续了一年多,所有人都很累了,不管我怎么想,战争已经打不下去了,正巧波利斯伯爵不顾众怒,将匪军招安了,并且还将土地封给了他们。

现在的局势来讲,如果仅仅是谈判的话,我想很多人又会不甘心。所以想要解决现在的局势,最快,最简单,最有效的解决方式,就是用阴谋诡计了。”

拉尔娜还想问什么,张嘴说道:“可是人类你要知道……”

卡斯木伯爵抬手打断了拉尔娜的反驳,只是说道:“拉尔娜·自然之愈女士,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应该是有一个名叫拉尔维·自然之愈的精灵族,死在了龙魇伯爵波利斯的手中。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上,我们没必要太多的讨价还价,这是一件大家都愿意看到的事情。”

拉尔娜咬着嘴唇冷笑了一下,说道:“不错,卡斯木伯爵,你说服我了。”说着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卡斯木伯爵笑了笑,走到红木桌子旁,拿起拉尔娜刚才喝酒用的那只杯子,闭上眼睛深深的嗅了一下,陶醉的低语道:“真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啊……那么漫长的青春期,可真让人羡慕啊……”

在海德思伯爵领的西边,是龙魇伯爵的营地。

回到自己的营寨的波利斯伯爵有些无力的坐在自己的皮椅上。

这个营寨是贴着派劳威尔河修建的,正好扼守在一个谷地处,不算是一夫当万夫莫开,也算是重要的商业和军事交通要道了。

在彻底的倒向北地的那条狗头人之后,他的心情似乎放松了不少,尤其是在海德思堡里同卡斯木伯爵事实上撕破脸皮之后,他的疑虑全都被放了下来。似乎这一年来的重担已经完全的消失了,此刻波利斯伯爵正在他的营帐里,躺在床上酣睡着。

突然间,一种莫名的心悸涌起,将他从酣睡中惊醒了过来,他迷蒙的睁开眼睛,向外望去,看到原本压的好好的帐篷门帘,此刻居然随着外面的清风飘荡起来。

“有人进来了!”波利斯这个念头刚刚涌起,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寒,一柄匕首已经从后面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当匕首触及到他的肌肤的时候,波利斯伯爵才真正的感受到这个刺客的存在,他立刻扭动身体,并向前翻滚过去,想要躲开这致命的一击,却仍旧让那匕首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自己的这么一用力扭动,反而将伤口扩大了,不过万幸的是,这样一来,也让那匕首没能一击便刺进自己的心脏,好歹活了下去。

波利斯伯爵现在的心情反而十分冷静,他也不看身后的刺客,而是一头撞倒帐篷的主干,一下便将整个帐篷都撞塌了,他本人也趁着混乱向外跑了出去。

这时候他才大声喊道:“有刺客!有刺客!”他转头一看,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这才发现自己的侍卫已经都倒在血泊之中,不能过来营救了。估计刚才波利斯伯爵在沉睡之中仍能感觉到警兆的原因,也正是这些侍卫鲜血的血腥味刺激了他。冲出了帐篷之后,波利斯惊愕的发现,在他的周围,完全是一片昏暗的场景,使得他无法清楚的看清周围的样子,脚底下也显得有些踉跄起来,极大的拖累了他的速度。

这是多么可怕的行动能力!悄无声息的潜入到营地中来,并在极短的时间里杀死了自己的侍卫,而整个营地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还在自己的营地周围释放了隔绝视线的法术!波利斯伯爵立刻就将全身的斗气全都激发起来,甚至还在奔跑的过程中施展了变身,想要变身成为獒首神使,再借着自己的实力,来逃过暗杀者的刺杀!

波利斯伯爵眼睛一瞟,发现自己眼前的侍卫尸体身上有几只羽箭,他立刻反应过来,心中警兆响起,他立刻又是一个翻滚,咄咄咄三声,三根羽箭射在波利斯伯爵刚才站的地方,此刻他已经滚到了河水旁边。似乎自从他彻底倒向了谷瓜之后,他对派劳威尔河的感应就越来越强了,所以在完全没有方向感的情况下,他仍旧能够凭着感觉冲到河水旁边。

他刚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变化成了一个獒首神使的样子,两只洁白而神圣的羽翼伸了出来,只要他一震翅膀,便能够顺利的飞起来。不过他的敌人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嗖的一声,又是一根羽箭狠狠的射了过来!

这次波利斯伯爵完全没有办法躲避,那根羽箭正中他的胸口,精灵射手的攻击力是如此的强大,那根长箭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身体,直直的向他的心脏钻去,如果不是他全身坚硬的斗气的话,这根羽箭肯定会射穿他的心脏,从他的脊背后面射出来,但是因为他的斗气和变身成为獒首神使而变得粗硬结实的肌肉,顽强的阻挡住了这根羽箭继续前进的步伐。强大的冲击力一下将他推进了冰冷刺骨的派劳威尔河河水之中,剧烈的内伤下,再和冷水狠狠的一激,立刻将他给弄晕了过去。

几秒之内,拉尔娜·自然之愈冲了出来,准备冲下去继续再接再厉,将波利斯彻底杀死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失去了猎物的影踪,她费解的站在河水旁边扫视了一圈,发现浅浅的河水之中波利斯已经消失不见了,就连河水中的血水都还没有来得及散去,但是他的人却完全不存在了!这怎么可能?!

一击不中,拉尔娜知道自己再没有了第二次的机会,她咬了咬牙,立刻脚步一动,再次消失在空气中,离开了现场。

说起来话长,其实这只是十秒不到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波利斯伯爵和他的敌人都是机变应急能力极强的人,尤其是波利斯伯爵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不慌不乱,努力挣扎自救的水平,比起他刚刚回到领地,统治龙魇伯爵领的时候成熟稳重的多。只不过他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以至于他没有办法完全躲过这一劫。

这时候整个营地才反应过来,乱哄哄的开始行动起来,准备封锁营地,捕捉刺客。但是他们哪里还抓的住?拉尔娜早就随着清风远远的离开这里了。

波利斯伯爵漂浮在冷冷的河水中,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甚至好像已经看见了自己泛白的尸体,又好像被尸体束缚着,无法离开这个令他纠结的凡间。

但是在进入到冰冷的河水的一瞬间,一道蓝色的光芒瞬间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着那个精灵族少女疑惑的冲到河边,却没有发现自己。在精灵族少女离开之后,波利斯立刻感觉到自己被传送到了某个更加温暖的地方。

治疗术如同不要钱一般的洒落到自己的身上,无奈自己的伤口实在太深,心脏实际上已经受损了,跳的越来越缓慢,全身的鲜血越来越不够用了。要不是自己的身体底子尤其结实的话,此刻肯定是已经死透了。

他在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了那个狗头人神祇的声音,又好像听到杰瑞叔叔的声音,那个狗头人神祇先是说了些什么,然后似乎在问自己是否愿意,杰瑞叔叔急忙劝自己答应,自己便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下来。在经历过了那么多的波折之后,波利斯现在是个特别听劝的人,如果当年他能听自己父亲的劝的话,此刻也不会被精灵族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连命都要丢了。

接着波利斯又感觉到自己似乎被装到了一个桶里,桶中支起了很多根尖锐的棍子,戳到他的身体里面,就连他完全没有力气再解除掉的獒首神使的身体,也在这些金属棍子的支撑下站了起来。

然后滚烫而腥甜的液体灌满了整个桶,甚至连他的头顶都没过了,但是奇怪的是,他一点也不气闷,他能够感觉到这些滚烫的液体将自己的身体全部都融化掉了,但是自己却没有死去,反而意识变的更加清晰了。接着,最后一丝光线也被掐断,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许多的内容,这些内容大部分都是一些金属善龙的行为规范和道德标准,这真是件奇怪的事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