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六章 前锋败退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战斗就这么拖了将近两个小时,敌人终于明白,这个山谷除非是这队龙人圣武士们自己撤离,否则的话,他们是无法顺利的通过这里的了,索性也就停下来送死的节奏,能飞的就直接飞走了,不能飞的,则宁愿翻越山峰,或者绕过山谷,从其他地方向难民逃亡的方向追去。

看到没有敌人前来了,塔罗斯他们索性也就收了阵形,留下了卡尔、汉斯和大眼驻守这条通道,而自己则带着乌楼提鲁和巴瑞凡,靠着远在高空上的安博丽和欧吕尔两人示警,分散着朝着敌人大部队转移的方向跟进,现在反而是龙人圣武士追着提夫林军队跑了。就连打扫战场的汉斯,也雄赳赳气昂昂的挥舞着他新得到的烈焰战剑,畅快淋漓的砍杀着那些转进的提夫林战士,甚至还能够追着他们到处跑,反而击溃了好几支队伍,搞的像是提夫林军队才是被追杀的那一方一样。

“敌人的身后还有队伍?”塔罗斯的眉毛弹了一下,有些惊讶的问道。刚才从高处的安博丽他们所说,在这支提夫林军队的身后还有一支更加强大的军队,看样子也很强大的样子,队伍中还有着六个巨大的铁笼,缓慢的向这里挺进着。

塔罗斯通过神力网络观看到了这一幕,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喃喃的在神力网络中说道:“为什么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他转过头来,同样看到其他几个队友脸上那凝重的感觉,只有卡尔那个肉大无脑的家伙还在战斗后的兴奋之中,完全不知道塔罗斯他们在说什么。

好在这时,难民们已经赶到了巨龙海岸,通天王国组织的船队也刚刚好到,开始接纳那些惊魂甫定的难民们了,只是因为码头有限,登船速度非常慢,而且难民数量太多,而船只的数量太少,根本不可能将所有的难民全部载走。

因为能够透过神力网络看到远处敌人的情况,汉斯非常清楚按照这个速度,在敌人赶上来之前,难民们是根本没有办法完全撤离的,最乐观的情况下,敌人赶上来的时候,恐怕还会有至少三分之一的难民是无法顺利登上海军的舰船,离开这个战乱之地。

汉斯想要大声呼喊,让那些已经有些懈怠的难民们加快登船速度,刚刚张嘴,又意识到,这样一来,很有可能会造成难民的恐慌,甚至会出现混乱夺船的骚动,反而会得不偿失,两难之下,汉斯的心都快要燃烧起来了。

他只能坚定的站在那已经堆满了尸体的山谷之中,继续他的战斗,坚定的挡着每一个妄图从他的身边经过,去屠杀他的朋友,他的邻居,甚至已经屠杀过他的妻子和孩子的恶魔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专门负责补刀的汉斯已经从后面站了上来,站在了卡尔的身边,两人配合了起来,用他们的每一滴血,每一根筋肉,每一份怒气,坚定而残忍的砍向那些想要冒险通过的提夫林战士们。

又过了一个小时,汉斯不知道多少次的挥动自己的双手,用越来越顺溜的高级技能斩开敌人的喉咙,漠视着敌人的鲜血从颈部大动脉中喷射而出,冷漠的迅速寻找下一个敌人,再次用极快的速度挥剑,利刃穿过肉体,生命因此离开,一遍一遍的重复,生命在此刻已经成为了某种累赘,只待在人生的最后一程,沉甸甸的丢在汉斯的面前。

敌人的血水已经化成了一个泥沼,甚至已经淹没了汉斯的小腿,魔力吸血藤欢快的在这血水沼泽中游动着,甚至还有闲心偷袭一两个敌人,从他们的腹部钻进去,从他们的胸口穿出,口中咀嚼着敌人那鲜美的心脏,顽皮又欢快。

汉斯正在一步一步的成长,他的心越来越硬,他的神情越来越冷,他的灵魂和情志也在这一战之中不断提升,最终奠定了他的地位,不知不觉的,他已经被塔罗斯龙人圣武士小队所接受和承认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塔罗斯他们又回到了山谷里,并肩站在这片易守难攻的山谷之中,凝重的看着南方滚滚而来的敌人。后面的那支军队,看起来更加强大,也更加令人担忧,尤其是那几个巨大的铁笼子,更让人想入非非,不由得担心起来。

“塔……罗斯”汉斯干涩的发出声音来,才发现自己因为太过紧张,声音都哑了。

“汉斯,你做的不错。”塔罗斯随手拍了拍汉斯的肩膀,夸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现在先到一边去抓紧时间先休息一下吧,我们要列阵了。”汉斯长大了嘴巴,想要说自己还能够接着战斗下去,张嘴半天,仍旧还是服从了塔罗斯的命令,回到了他之前躲藏的那个洞穴里,果然,谷瓜长老也同样窝在里面正呼呼呼的酣睡着,就连涎水都流了一地。

猛然间从残肢到处乱飞的战场上回来,看到这么一副场景,倒是让汉斯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但是在接受谷瓜长老神经特别粗大这个事实之后,他突然间也感觉到非常的疲惫。生命力和魔力的消耗可以通过魔力吸血藤和神力网络来补充,可是灵魂和精神上的疲惫却不是依靠着这些东西能够恢复的好的。

放松了自己的神经之后,汉斯立刻感觉到一阵眩晕,急忙扶着山洞坐了下来,然后便依靠着山洞躺了下去,眼皮子沉重的再也挣扎着张不开了,随着便陷入到了极深的睡眠之中。

汉斯的眼睛刚闭上,谷瓜的眼睛就睁开了,他随手给汉斯又施展了两个高阶神术,一个可以加快区域内时间的流速,另外一个高阶神术则可以加速他的精神和灵魂的恢复速度。

施展完了这两个高阶神术之后,谷瓜背着手,走到了山洞外面,满脸忧色的看着南方,口中喃喃道:“真没有想到,局面会到这一步……不知道塔罗斯他们能不能挡的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