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七章 悲哀的龙族

血河老祖Ctrl+D 收藏本站

塔罗斯他们同样也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战斗非同寻常,气势也凝重了起来,不再如同之前那样嬉皮笑脸的了。

龙人圣武士小队严肃起来,严格的按照谷瓜教授的阵型分位站好,就连那魔力吸血藤也放弃了玩耍,全部潜入到了地面下面,将地面上所有的血水都吸干,残肢里的血液都没有放过,全部吸入了魔力吸血藤的肚子里,没过十分钟的时间,整个谷地方圆两里之内的范围里,就像是一片风化了千年的沙漠一般,深深的干涸了下去,就连地面都龟裂开来,看起来十分可怕。

与此同时,阵型的上面,神力网络和魔力网络所积攒的生命力和魔力,也攒到了一个顶峰,之前被汉斯浪费掉的那些生命力和魔力也全都补充了回来,甚至更加多。

一阵风不安的吹过,卷起刚刚干燥的沙尘和几片枯叶,显得场面萧杀无比。

敌人终于出现在了谷口,那些巨大的铁笼子也停了下来,一起摆在谷口,在离铁笼子最近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来了一座黑色的帐篷,周围的保安也迅速到位,一些强大的战士们围着这个黑色的帐篷,看的出来,似乎在这帐篷之中有着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谷瓜的心中一动,似乎冥冥之中有所感应,他终于明白了!这几个铁笼子里的存在绝对是被突米斯王国用龙珠控制住的金属巨龙,而在那个帐篷之中的那种感应,正是龙珠之间的相互感应!

该死!这群混蛋!谷瓜原本平静的心里逐渐的愤怒起来,自从谷瓜吸纳了史白龙的血脉,真正成为一条巨龙之后,他便本能的憎恨别人持有龙珠,更加憎恨别人使用龙珠来操控龙族来作战。

不过作为本命血脉的白龙血脉,谷瓜已经将白龙龙珠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控制的住他,此刻他的手中还有青铜龙龙珠和赤铜龙龙珠,都是矮人结盟的时候送给他的,还有蓝龙和绿龙龙珠,这是五色龙神提亚玛特为了让他有命令蓝龙和绿龙的威权而送给他的。

就是因为谷瓜曾用拥有过着些龙珠,所以他很清楚的感觉到,在那个帐篷之中,应该至少有两枚龙珠。

到达山谷前的提夫林军队们一点也没有迟疑,很快便掀开了那几个巨大铁笼子上的遮布,露出了里面的存在来。

那是几头精神萎靡,身上伤痕累累的巨龙,分别为铁龙和银龙,为首的那一只最大的铁龙,赫然就是最后给谷瓜传来信息的威尔斯·珀休斯,他也露出了铁龙的本体来,此刻看的出来,威尔斯也是受尽了虐待,身上的伤口如同地面上的沟壑一般,深沉而可怕,露出不祥的黑色来。

在铁笼子上,也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上面似乎还有着许多魔法咒文,从远处看来,这些魔法咒文都是用来禁锢这些巨龙的,尤其是威尔斯所在的那个巨大的铁笼子上,上面的魔法力量更加强大,几乎已经接近了传奇等级,再加上威尔斯身上已经受了重伤,萎靡不振的样子,显然仅靠他们自己,是根本无法摆脱这些牢笼的。

看到这一幕,一直不插手战斗的谷瓜发抖,脖子后面的鳞片都忍不住立了起来,顿时气的立刻命令时刻在隐形状态下的巴瑞凡,离开山谷之中的岗位,迅速骑着他的蜘蛛潜行到了那个大帐篷的附近,随时准备发难。

那帐篷里魔法能量开始高度聚集起来,强大的魔法能量借助着那神器龙珠的作用,穿到了前面那几个铁笼子,感觉到这魔法力量的降临,那些巨龙纷纷愤怒的咆哮起来,大声喊道:“混蛋!有种杀了我!王八蛋!卑鄙小人!无耻!!!有种杀了我啊!!!!”

只有威尔斯静静的待在那里,眼睛微微闭着,偶尔有流动的光芒从他的眼睛缝隙中流过,也不知道是深思,还是泪光。

这时,谷瓜心中一动,从远海岸方向传来大量的祈祷声,谷瓜倾耳一听,才知道那些难民们已经知道敌人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已经来不及登船渡海了,这才在船员和海军牧师的带领下,向海神祈祷,希望奇迹的降临,将他们从死亡的威胁中拯救出来。

听到这祈祷声,谷瓜的注意力和愤怒情绪才从突米斯王国用龙珠控制巨龙的卑劣行径转移开来,开始用心思考该如何又妥善的救回这几只巨龙,又能将那几枚龙珠抢过来,断了敌人用龙珠控制巨龙的途径。

难民祈祷海神的祷告声提醒了谷瓜,现在的谷瓜只是一个化身,在这片土地上也不是他的主场,想要妥善的赢得这一场战斗,力量上还有所不及,而不远处便是谷瓜的领域,坠星海海域,只要将敌人引诱到了坠星海上,便能够利用自己的主场优势,将这群混蛋一网打尽了。

想到这里谷瓜不再犹豫,蹲在自己的山洞里,坐了下去,开始沟通海底的鱼人和人鱼族来,鱼生和他的妻子碧利斯就是在坠星海中生活,几百年来,他们已经统治了整个海域,成为了真正的海中之王。

在接收到谷瓜的命令之后,鱼生和碧利斯立刻带着自己的城市,驱逐着己方控制的巨大海兽来到了巨龙海岸旁边,在难民激动的祈祷声中,悄然露面,然后在海神牧师的沟通下,还算顺利的载着那些祈祷声最虔诚的难民们进入到了人鱼城市之中,而那些稍微不怎么虔诚的,则由那些巨大的海兽驮在背上,慢悠悠的向坠星海中的海盗群岛游去,再在那里稍事休息,等待通天王国的海军来接。

不过,这也需要时间,在海岸上还堆积着将近八万人的难民等待接走,即使是动员所有的人鱼城市和巨大海兽来接载这些难民,仍旧需要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将这些难民都带走。

山谷的战场前,装载着巨龙的铁笼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一面铁栅栏缓慢拉开,露出里面焦躁而疲惫的巨龙来。

随着这栅栏的拉开,那些金属巨龙们就更加狂躁起来:“有本事杀了我们!杀了我们啊混蛋!!不要再让我们去屠杀那些无辜的人民了!!!求求你们了……”就这么喊着,许多巨龙似乎都已经到了情绪崩溃的边缘,痛哭流涕着,双爪着那铁笼子,发出剧烈的电光火花,还有重重的烧焦味,宁肯自己手上,也不肯离开那如同烙铁一般伤害他们的铁笼子。

看到这一幕,谷瓜的胸膛里翻滚着愤怒和哀伤,这些巨龙从小便与人类生存在一起,有的还寻找到了优秀而正直的骑士,结成了最亲密的伙伴,他们从小的理念就是保护自己的人民免受邪恶的侵害。

现在他们被敌人用龙珠控制,不仅作出了许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更是被迫着将自己的利爪和龙息对准了那些自己曾经矢志要保护的人民,甚至是自己最亲爱的骑士……

只留一地狰狞的碎肉内脏和死不瞑目,兀自留着泪水的头颅……

许多巨龙,实际上已经精神崩溃了,却仍旧在魔法的支配下去屠杀,去杀戮,去犯尽人世间的罪恶,将自己的灵魂和信仰全部击打的粉碎,然后又操纵自己的脚去践踏,去抛弃,去折磨,最终连灵魂也堕入深渊。

只有最前面的威尔斯最为冷静,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事都没有做,冷冷的等待着那龙珠的魔法降临到自己身上,然后缓慢的走出了铁笼子,虽然是个囚徒,但是那坦然的样子,却如同是一个慷慨赴死的君王,一个英勇就义的英雄。

他睁开了眼睛,眼睛中流露出光和激烈燃烧着的东西,他知道这样的魔法无法靠自己去改变,早在数十万年前,他也曾经被龙珠控制过,那时候的他还很年轻,比起这些哭喊的后辈来说更为不堪,当时的他已经舍弃尊严,主动匍匐在敌人的脚下,希望能够得到生存的机会。

到了今天,他没有想到的是,到了今天,原本满心以为可以通过几十万年的赎罪和良好表现,换来一个和平相处的可能,却没有想到,敌人在对付巨龙的时候,仍旧毫不顾忌的使用出了这令巨龙们生不如死的神器来。

这么多年的忍辱偷生,这么多年来的委曲求全,这么多年来的卑躬屈膝,已经完全证明是失败的,是绝对的痴心妄想。

此刻,哀莫大于心死,他第一次对自己信仰的白金龙神巴哈姆特产生了怀疑,对他的投降主义路线产生了强烈的抵触心里,不过威尔斯的心里却仍旧还有期望,他深邃而哀伤的眼睛望向了东北方,那是通天王国所在的地方,那个原本自己看不起的狗头人之神,能不能带领着龙族,重新涅槃重生?

威尔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用这么屈辱的方式死去,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那些狗头人的身上,如果在战争之前有人这么告诉他的话,也许他会毫不留情的嘲笑那个人吧。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残酷。半点也不为人的意志所转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