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骨矛与相见

歪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六章骨矛与相见
 李啸天在庭院中走着,突然,碰到了一个穿着教廷盔甲的人,他身后跟着冰宗族的几位年长者,这些年长者李啸天隐约间有些印象,是冰霜儿的大姨舅舅之类的。他们卑微的跟在这个穿着华丽教廷盔甲少年身旁。

 带路的侍卫,看到这些人,脸色有些变了。现在李啸天和他们走的是一个方向,走到了庭院外的一个小路上。

 冰霜儿,一个穿着银色法师服,看起来很柔弱的少女,冷艳的少女站在庭院门口,挑明远望着。

 当冰霜儿看到李啸天,看到那个儿童时候熟悉的脸孔后,已经确认了,真实消失很多年的她的儿时的玩伴,李啸天本人了,没想到他真活着,但当看到旁边一队人,那个教廷骑士后,脸色有些变得更冷了。

 “霜儿,我来看你来了,今天你打扮的很漂亮。”教廷骑士上前,大声的说着。

 冰霜儿没有理会这个骑士,而是注视着李啸天,李啸天也看着冰霜儿,此刻两人都没有说话,千言万语,在相见后,都变得淡薄了,两人相视一笑。

 教廷骑士看到了这诡异的场面,脸色大变。

 “小子,你是谁。”教廷骑士对着李啸天怒吼着,明显感觉到了李啸天在冰霜儿心里的特殊地位。

 “你是哪家的?”冰一族的人员,也看到了这诡异的画面后,感觉李啸天怪怪的,李啸天穿着黑色的斗篷,身后还跟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少女。

 “冰大婶,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多事,记得当年是谁烧了你的衣服吗!还有胖子伯伯,过年时候,你喝的那杯特殊的酒,谁给你倒的忘了吗!”李啸天微笑的说着,摘下了斗篷上的帽子,露出了全部脑袋。

 在教廷骑士身后的冰一族的人,看着李啸天这个十**岁的少年样子,感觉脸孔有些熟悉。

 “啊!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当年不是已经被射杀了吗?”冰大婶,那个四十多数的女人,突然向见到鬼一样,看着李啸天,指着李啸天。其他几个冰宗族的家人,看着李啸天,也有几个反应过来,李啸天到底是谁了,李啸天的身份,可是天剑城,已经毁掉的天剑城的少主,而且已经死掉了在i数年前,而且李啸天还有一个身份,是冰霜儿的未婚夫。

 这个早已被世人遗忘掉的未婚夫。

 “过几天就是我家冰霜儿的大婚,我这个未婚夫怎么不来呢!”李啸天狂笑的说道。

 “放肆!”教廷骑士,对李啸天吼道,虽然他还不知道李啸天的身份,不过看李啸天样子,没有什么势力,穿的也很普通,教廷骑士感觉不到李啸天的恐怖修为,不过教廷骑士能知道,李啸天是他一个竞争者,要夺走已经快要到手的冰美人冰霜儿以及冰种族的财富资源。

 冰种族的几个人,对教廷骑士小声低语了几句。教廷骑士脸色变换了几次后。看着李啸天。

 “你这个黑暗的余孽,竟然胆敢再次现身,要是不想死的快,立即离开,不然,教廷的审判骑士军团,将把你抓起来,让你受到神的审判。”教廷骑士对李啸天吼道并威胁着,李啸天不为所动,感觉向听笑话一样。

 “你别在那胡说。”冰霜儿冷冷的对教廷骑士说道。

 “哈,教廷很厉害啊,不过这个小子到说对了,我还真属于黑暗,雪儿,也摘下你的披风头套,让这个教廷小子看看。”李啸天对着身后的雪儿说道。

 雪儿听后,摘下了头套,露出了尖尖的耳朵的脸孔,魔族的脸孔。

 真的是魔族,魔族竟然现身到人类世界,虽然人类世界也有魔族存在,不多很多都是隐蔽着的,这种公然的在教廷人员身前露面,让冰种族的人,都大吃一惊,连教廷骑士都惊讶的合不上嘴了。

 “黑暗的余孽,必将铲除,光辉将照耀大地。”教廷骑士口中吟诵着圣歌,光明能量开始在他身前聚集,教廷骑士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冰霜儿立即施展一个冰墙,挡在了教廷骑士身前。

 “不许伤害啸天!任何人都不许。”冰霜儿冷冷的说道,知道冰霜儿脾气的,都知道了现在冰霜儿已经发怒了。

 “放心好了,霜儿,他这点修为还伤不到我,看在这里是冰种族的地盘,我今天就留你一条小命,回去叫你家大人来吧,留在这里丢人现眼。”李啸天说着,一抬手,一个亡灵系的骨矛,就出现在他身前,随后骨矛在撕裂了空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候,已经到了教廷骑士握剑的手前,直接贯穿了教廷骑士少年的手臂。

 教廷骑士少年想要抬剑阻挡,但是这个亡灵系夹着空间系的魔法太过诡异,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而且亡灵系魔法还向会锁定一样,直接贯穿了他的手臂,防御光明系罩子都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几秒就被打穿了。

 “啊!”教廷少年痛苦的叫着,之前指着李啸天的利剑,已经掉落在地。古矛直接贯穿了他右手,并穿刺到了他右手胳膊之上,整条胳膊要是不立即治疗就费掉了,教廷少年骑士赶快使用光系系魔法治愈,他身为教廷教廷骑士,也会些低级治疗魔法,不过这些平日里都好用的魔法,今天面对这诡异的亡灵系古矛,感觉亡灵系异常强大,光明系的能量还在被古矛不断吞噬着。

 教廷骑士少年脸色巨变,都吓傻了,刚要张嘴放几句狠话撤离。

 就被李啸天说道“再让我听到你说话,就再发一直古矛,把你嘴打烂。”李啸天霸气的说动啊,教廷少年,恶狠狠的看着李啸天,不敢多停留,他知道自己不是李啸天的对手,立即转身,快跑离开了庭院。

 庭院中发生的这一切,让冰种族的那些人,都惊讶万分,没想到数年前,已经死掉的李啸天,现在这个冰霜儿的前未婚夫,竟然又回来了,看起来,亡灵系修为还十分强大。不过冰种族所在的城市,现在可属于教廷势力范围,亡灵系法师,在大陆与黑暗法师一样,都不会公然露面的。

 李啸天还像有恃无恐一样,发动亡灵魔法,打伤教廷骑士,身后更奇怪的,还跟着一个魔族少女,看样子,这魔族少女还算是李啸天的随从,一时间,冰宗族的人,都惊讶的不知道该怎么接待李啸天这个拉手的小来着了。

 还算冰大婶,反应快。

 “那个,李啸天贤侄,这么多年没见,怎么不早些来我们冰宗族做客呢。快,我们近庭院里面说话。”大婶看着李啸天说道。

 “李啸天,你快离开吧,那个教廷骑士,他父亲是骑士队队长,等会会带人来找你麻烦的。”冰霜儿对李啸天说道。

 “霜儿,没事,我不怕麻烦,这么多年没见你,我怎么舍得立即离开呢,走我去你庭院坐一坐去,好多年没去你庭院玩了。”李啸天笑着对冰霜儿说道,并毫不客气的走向冰霜儿庭院中。

 看到李啸天的举动,庭院中的人,都没有阻拦,冰霜儿想说什么话,想了想有算了,跟着李啸天回到了庭院之内。

 “其他人都回去。”冰霜儿对着跟着要进来的冰种族的那些长辈说道。

 “可是!”冰大婶刚想说话,却看到冰霜儿冷冷的面孔,知道了再说下去无用,几位长辈离开,开始回去合计李啸天这个突然出现的实力看起来还不弱的亡灵法师和带着魔族少女,对冰宗族的影响。

 进了庭院,冰霜儿一抬手,狠狠的关上了庭院的大门。

 李啸天毫不客气的给了冰霜儿一个大拥抱。

 “哼!”冰霜儿冷哼一声,身体没有动,李啸天感觉怀中的冰霜儿颤抖了几下。

 “这么这么多年不来见我,你还活着怎么不告诉我,不来见我!”冰霜儿冷冰冰的声音,问着李啸天。

 “我去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去修炼去了,最近才学有所成的出来,一会到人类世界就来找你来了。”李啸天拍了拍冰霜儿的小脑袋说道。

 “你快离开吧,从后门走,等会教廷回来人的。”冰霜儿担心的对李啸天说道,有些哭呛。

 “不怕,霜儿,这次我来了,要走也会带你一起走。”李啸天笑着说道,想着在人类世界的这个荣耀城,还没有人能够打败他进行强殖机甲武装的传奇强者势力。

 “带我私奔吗!好!”冰霜儿想了想后,就直接同意李啸天了,心里也有些激动。

 “私奔你个大头鬼啊,我是正大光明的带你走。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李啸天笑着说道。

 随后,李啸天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血色联盟的信物,一个刻着血色联盟血红色血剑的魔法雕塑。

 “雪儿,你去把这个雕塑,出门挂在这个庭院正门上,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进来。”李啸天对着身后的雪女说道。

 “是主人。”雪女接过了李啸天给她的血色联盟信物,李啸天还在信物上多加了些魔力,省的信物被雪女都给吸收了魔法力量,显示不出来效果。

 雪女推开了大门,直接把信物挂在了门上衡量之上,血色联盟小剑信物,漂浮在衡量上,魔力自动涌动,随后雪女又关上了大门。

 “你挂的是什么?”冰霜儿好奇的问道。

 “一个势力的代表信物,这个小剑,是血色联盟的内部成员标准,悬挂学剑的地方,属于血色联盟的办事地点,任何势力绕行,如果胆敢闯入,生死自负。”李啸天豪气的说道。

 “真有你说的这么霸气,血色联盟,我怎么没听过我们人类世界有这个组织。很厉害吗?”冰霜儿惊讶的问道。

 “没听过就对了,这个血色联盟,不在人类世界,不过势力应该是查不到拿去,很少在人类世界出没,但每一次出现,都会引起轰动,已经被各大势力隐藏了血色联盟的存在,教廷应该有这记载,等会带队的教廷找事人,要是势力级别够的话,会认识这个血剑血色联盟的标志,如果不认识,只能怪他们命短了。”李啸天笑着说着。

 “对了,你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李啸天开始随意的和冰霜儿谈着话,找了个庭院的小椅子,做了下去。

 “还好,你走后,我就是修炼,生活,没有什么特殊的经历。”冰霜儿说道。

 “你呢,啸天,你这些年,应该经历很多吧,给我讲讲方面吗,我都没怎么出国荣耀城太远的地方。”冰霜儿对李啸天问道。

 “我啊,说起来话长了,好吧,就给你讲讲这些年我英勇的传奇故事。”李啸天拿起了庭院中的茶水杯,应该是冰霜儿喝过一口的,李啸天接着喝了下去后,对冰霜儿讲到。

 李啸天开始讲述了他的传奇经历,当然有些地方被一笔带过了,从当初从地下湖水到了血色联盟的魔法船,进入亚空间,成为了血色联盟的天魔女的大徒弟后,修炼,最后去了一趟魔界等经历,说了能有两三个小时,才说完。

 冰霜儿听着李啸天讲的经历,虽然很多地方,描述的都很轻松,都是一笔带过,不过冰霜儿知道,李啸天这几年,过的很危险,能活下来,很不容易,就必然当初,上千人的魔之子,被李啸天描述的在血色联盟试练,最后就要了十三个人,李啸天没有讲述,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少年少女的去向。

 冰霜儿也没有问,不过一想就知道,应该是都死掉了。

 还有,在血色联盟,压空间,那个不同与人类世界空间的生存,天空中落得是酸雨,只有生活在地下,或穿戴着特殊衣物,才能走出去。冰霜儿听着就知道那地方,还有压空间的世界,生物都很危险。

 这样李啸天竟然能活下来,再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也不会的小男孩了,冰霜儿看着李啸天的脸孔,变得了些温柔。感觉李啸天这些年,过的很危险,不过也因此实力修为比她都不弱,好像还要强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