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三章 天王老子也休想拦我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操,扰乱比赛没人管吗?”吴华愤怒的爆喝,话音未落,已是朝沈阳飞去一腿,将后者踹的倒飞了出去。

面对吴华的追击,沈阳急忙收回“元魂”折扇抵挡吴华的攻击。

失去了“元魂”折扇的攻击,风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被元魂震击的翻涌不息的元力,旋即再次转身。

此刻,沈俊已经逃离到一丈开外。

风扬正欲追击,眼前却突然闪过一道人影,赫然是沈阳等人的导师郑亮,这个沈俊也是在郑亮手里报的名。

他将风扬的去路拦住,神色严肃的说道:“风扬,对手已经认输,不可咄咄逼人。”

“谁他妈的听到他认输,给我滚开。”眼见沈俊就要飞奔下擂台,风扬心中又怒又急,妈的,老子被他击杀你们都不闻不问,现在老子要杀他,却遭受到诸多阻挠,这些狗日的还真他妈都是帮亲不帮理,操,今天就算是飞云门的门主,也休想拦住老子杀他。

“比赛已经结束,再敢放肆别怪我不客气。”被一个后生晚辈大声怒斥,郑亮心中也是怒火中烧,声音低沉的喝道。

“熏月……”风扬在心中爆喝一声,他知道自己没有实力和武尊强者对抗,但是熏月却是易如反掌。

在心里喊叫出声时,风扬顿时感觉一股澎湃浩瀚的元力自玉石中传进自己体内,下一刻,风扬的身体已经自行动了起来。

风扬陡然出手,手掌朝郑亮拍了过去,只见空中闪过一道残影。

这一掌的速度奇快无比,快到武尊级别的郑亮都来不及闪躲或是抵挡,被风扬一掌拍的倒退了数步。

“怎么可能……”郑亮压制着体内翻涌不息的元力,心中惊骇万分,他想破了菊花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参赛选手给震退。

“幻觉吧……。”所有的观众和一群参赛选手纷纷惊骇欲绝,不可思议的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情况。

他们情愿相信一头牛和一头马交配会生出一头驴这么无稽的事情,也不愿意相信刚才亲眼所见的情况。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嘴巴已经张大的可以塞进还几根黄瓜了。

只见风扬的身形陡然化作一道流光幻影,犹如鬼魅般从郑亮身前划过,所有人只觉眼前一晃,风扬已经如一缕黑烟一般从郑亮身边滑过,而郑亮,却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毫无察觉。

郑亮刚刚感觉到一阵劲风自己身边掀过时,身后却陡然传来沈俊惊恐万分的咆哮声:“不……不要……”

沈俊的咆哮声并不能改变风扬杀他的决心,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剑像似横空出世的火龙,轰然砸在已经跑到擂台边沿处的沈俊脑袋上。

“砰……”

顷刻间,沈俊惊恐的咆哮声消失,剩下的只是一声爆响,沈俊的脑袋在这一剑之威下,猛地爆裂开来。溅射出来的脑浆和血浆在顷刻间,被巨剑上的火焰蒸发成雾气。

沈俊身上的衣服在此刻被巨剑上的火焰燃烧了起来,火势快速蔓延,顷刻间将沈俊的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

旋即,所有人骇然的看着,一具无头尸体在高台上烧的噼里啪啦作响,在血腥味还未消退之际,一股肉烧焦的味道已是弥漫开来。一些心性较弱的人忍不住干呕起来。

“这个家伙太疯狂了。”

目睹了风扬从震碎冰雕到将沈俊击杀的全过程,所有人第一时间给了风扬如此之高的一个评价。

“他肯定吃了过期的意乱情迷散。”吴华张口结舌的看着风扬,同时心里又是感觉一阵大快人心,能在飞云门导师武尊级别的郑亮的拦截下把沈俊那小样杀了,简直太牛了。

“刚才他的速度好快啊。”站在屋顶上观望的夏颖也是一阵愕然,风扬那一瞬间的爆发力让她也是微微啧了啧嘴。

“确实。”花胜雪此刻神色终于略显些许惊讶,他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然后发现,刚才风扬表现出来的速度,即便是自己,也不能保证完全拦得住。

唐宁干呕了几下,旋即小脸惨白的看着奚雨,心有余悸的说道:“大姐,晚上我们一起睡吧,我怕晚上睡不着,这个风扬真是讨厌,弄的这么恶心干什么嘛!”

“好。”奚雨点头同意。由此可见,奚雨也是忍不住心悸。

“风扬,我要杀了你……”陡然,一声爆喝,沈阳已是怒不可遏的朝风扬冲杀了过去。

“我擦,现在是个人都知道你想杀了他,何必说不出来彰显你的白痴呢。”吴华一阵冷嘲热讽,霍然展开身形出现在风扬身前,神色不屑的打量着沈阳。

“阳哥哥,我来帮你。”这时,王怡的声音也是透了过来,话音未落,身形已经落在沈阳身旁,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吴华和风扬。

站在台下的尤雪儿眼珠子一转,学着王怡的语气娇滴滴的喊道:“华哥哥,扬哥哥,我来帮你们。”

听到尤雪儿娇滴滴的声音和那柔媚的表情,吴华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白了尤雪儿一眼,道:“你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滚……”尤雪儿怒叱道,心想这家伙真是没情趣,完全是浪费老娘的表情。

“都给我下去,谁再敢扰乱比赛,都给我去住一年一星房。”执事长老突然鬼魅一般出现在高台上怒声呵斥道。

吴华和尤雪儿相视一笑,旋即朝风扬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便欢快的走下了高台。

沈阳和王怡也是无可奈何,在执事长老的淫威之下,他们还不敢太过放肆,只能不甘心的转身就走。

临下台前,沈阳还不忘怒瞪风扬一眼:“咱们走着瞧,不杀死你我誓不为人。”

“我随时奉陪。”风扬怡然不惧昂然回道,同时,手握的巨剑剑身上燃烧的火焰快速消失,火元素能量被镶嵌在剑柄处的火元珠快速吸收了回去。

光是这点可回收再利用就比兽元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看着还在燃烧的尸体,执事长老大手一挥。宽大的袖袍挥动间,一股劲风汹涌喷发,瞬间将那具尸体上的火焰扑灭。

大火熄灭,顿时显露出一具已经烧的焦黑尸体,但却是没有头的尸体,尸体上还冒着袅袅黑烟和刺鼻的焦味,此情此景,让目睹的人好一阵毛骨悚然。

“风扬违反了比赛规则,长老,还请剥夺他的参赛资格。”郑亮看着执事长老,旋即又神色愤怒的瞪着风扬,沉声说道。

看似道貌岸然,实则不过是想公报私仇。

“违反你妹的规则。”风扬在心里暗骂一声,却是怡然不惧的仰头盯着比自己高了足足一个头的郑亮,冷笑道:“沈俊即没有开口认输,又没有退出擂台,在比赛前,也早已有言,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事实上,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阻挠比赛的进展。请问,是我违反了比赛规则还是你扰乱比赛规则?”

“你……。”郑亮没想到风扬敢这么跟自己说话,顿时一阵语塞。

事实上,风扬的话确实没有错,他只能冷哼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看是你恼羞成怒了吧。”风扬鄙夷笑道,旋即看向执事长老,拱手道:“刚才的情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想必长老也看在眼里,不管怎样,那都是比赛中的事,刀剑无眼,比赛难免有所伤亡,还请长老给出公正的裁决。”

执事长老深深的凝视着风扬,眼神中闪烁着精光,像似能够透射人心一般。但是风扬却是丝毫不惧的迎着执事长老这种极具穿透力的眼神,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定。

随着执事长老的沉默,其他人也是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比赛最终的结果。

沉吟了半晌,在万众期待之下,执事长老终于开口说道:“这场比赛,风扬胜。”

“嘿嘿,这下沈阳算是彻底的栽了,不但输了赌约,亲弟弟还被杀了,可谓是人财两空啊。”

“在导师的拦截下都要把人置于死地,还真是个疯狂的家伙。”

“看来这场自由挑战赛已经没有多大的悬念了,第一名已经是风扬的囊中之物。”

在执事长老宣布了比赛结果之后,场上场下的人都不禁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对于风扬,每个人都觉得他怎一个疯字形容的了……

风扬和沈俊的战斗将现场的气氛掀起到最高点,接下来,其他选手也是相继挑战,在坑坑洼洼狼藉不堪的高台上打的相当激烈。

不过欣赏了风扬和沈俊两人之间的战斗之后,其他的战斗虽然也颇为精彩,但在众人眼里却已经显得索然无味。

现在估计没有肢体乱抛血肉横飞的战斗是勾不起他们的兴趣了。

风扬的立威也不是没有效果,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虽然每个参赛选手都知道风扬伤势不轻,身体消耗也快达到了极限,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上前再挑战风扬。

毕竟谁也不知道风扬还能发挥出多强的战斗力,谁也不知道风扬还有多少报名底牌没有施展出来。要是逼得风扬拼了性命也要发动刚才那种火焰刃,也只是找死的行为。

毕竟,没人敢拿自己的生命和未来的似锦前程来赌。

很多人都有自知之明,他们能够理智的衡量出彼此之间的差距,所以能不能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飞云门对他们而言都不是太重要。

只要能进入飞云门,便有机会成为人上人,又何必去冒着生命危险追求那个第一名的名利。

当然,这只是其他人的想法,风扬却不是这么想的。

以前只是一个小家族中身份卑微的下人之子的他很多事不敢做也不能做,现在跳出了那个卑微低贱的身份,那便不需要再畏畏缩缩,既然要做,那便要做到最好。

唐宁,奚雨,柳曼三女也相继被挑战了一番。不过三女都没有辜负风扬的期望和在飞云山脉的一番努力。

在飞云山脉,风扬不断指导他们如何战斗,现在三女的战斗力也有所提高,倒是纷纷险胜对手。

唐宁本命元素为土元素,元力的防御力是所有本命元素中最为强悍的,而且唐宁有着品阶不低的防御武技。

那个凝壁铠甲的防御让她的对手险些抓狂,自己手都打肿了,也没把唐宁的凝壁铠甲打破。

而且唐宁的打法异常彪悍也相当的无赖,完全是靠着凝壁铠甲抗住对手的普通攻击,然后趁机反击。

在对手使用武技时,她则尽量躲避,最后硬生生把对手磨的耗尽元力,没有再战之力。那对手恨不得用头去顶唐宁那伟岸的胸脯。

奚雨的战斗也有些无赖,她的对手是一名火元素的二品武士。

虽然对手攻击力惊人,但是奚雨的元藤捆缚却总是让对手措手不及。那火元素的二品武士刚要近身,奚雨就施展出元藤捆缚,让那人摔了好几个跟头。

元藤捆缚配合不弱的掌法武技,她的对手更是郁闷的想撞墙自残,最后无奈的选择了认输。

柳曼的对手是风元素,她的比赛倒还有些看头。柳曼的战斗力在三女当中是最强的,水元素元力并不比风元素元力的攻击力差多少。

而且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假如一个水元素的人修炼的功法比一个火元素的人修炼的功法的品阶要高,那么水元素元力的攻击力也能比火元素元力的攻击力强,这也是高阶功法的重要性。

很显然,柳曼本命元素虽然是水,但她修炼的功法品阶并不低,再配合品阶不低的武技,倒也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而且水元素元力自行回复的速度相当快,柳曼则和对手展开了一场持久战,最后那名风元素的对手也是累的够呛,被柳曼拿下。

风扬看完了三女的战斗,欣然点了点头,不过他此刻也是相当的纠结。

在武魂大陆,很多人都处于土元素,水元素,木元素这三种攻击力较弱的本命元素是相对比较无用的这么一种认知。

虽然在前期看似都是各有所长,但是到武尊级别之后,这种优势好像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毕竟达到武尊级别,可以释放出元力护体,也能靠一些丹药草药疗伤,而成为真正的强者之后,似乎也极少有人会施展辅助武技。

在武魂大陆,普遍都是认为强横的战斗武技将敌人一击必杀才是王道。

但是风扬却不这么理解。他和唐宁,柳曼,奚雨三女合作过,他能清晰的了解到辅助武技在战斗当中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只要自身辅助武技和战斗武技配合得当,绝对会让任何人都头痛不已,郁闷抓狂。

尤其是强者之间的战斗,生死不过一瞬间,要是突然出现一个辅助武技让对手措手不及,那后果可想而知。

就像刚才和唐宁,奚雨战斗的那两名对手,现在还不知道躲在哪个墙角旮旯偷偷哭泣呢。

比赛持续到夕阳西下才圆满的结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方芳并没有遭到任何人的挑战。

或许也是被她那近乎没有丝毫色彩的漠然神情给吓退了,不知道她深浅,见她如此冷若冰霜,还以为是什么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冷傲玫瑰,所以幸运的没人去招惹她。

事实上,为了安全的进入飞云门,很多人都是选择了不挑战任何人,只要保证手里有参赛标志就行,最终剩下七十多人可以进入飞云门。

“飞云门招生大会到此也就圆满的结束了,飞云门是修炼者的天堂,也可以说是修炼之人的地狱,不要以为进入了飞云门就踏上了一条康庄大道,在飞云门依旧是危险重重,如果不努力,只能遭遇弱肉强食的结果。

不过,能够走到现在依旧站在台上的,我相信你们都是铁骨铮铮的勇士,我期待你们成为强者的那一天,希望你们能在两年后的新生对抗赛上取得更好的成绩。言尽于此,后天午时,大家在这里集合,一同前往飞云门。”

执事长老一番并不算慷慨激昂的话,却是让还留在台上的每个人心中都燃烧起一股动力和冲劲,当若干年后,成为一代强者,再回过头来看着一路上的艰辛坎坷,相信会很有趣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