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闹青楼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那名为首的五品武士见风扬如此生猛,心中骇然之余也起了杀意,当即朝风扬冲杀过去。

顺势将史青拽到自己身后,面对迎面打过来的一拳,风扬不慌不忙的腾身避过,旋即腾身跃起,双腿在护栏上轻巧一个借力,身形凌空旋转,右腿借势横扫过去。

由于腿部委中穴冲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导致右腿的爆发力更加惊人巨大,即便没有使用天崩地裂,这一腿的威势也是相当骇人。

那五品武士神情一愣,眼见一腿已经飞到自己身前,猝不及防之下,唯有抬起双臂抵挡。

然而风扬腿部的力量却是出乎他的意料,虽然防住了胸口,但却被巨大的冲击力震的连连后退,直到身体撞击在墙壁上退无可退才停了下来,手臂更是仿佛断了般剧痛无比。

然而这一次撞击,却是令墙壁都险些被撞塌,一道道裂纹清晰可见。

凭着趁你病要你命的战斗风格,不待那五品武士调准状态,风扬已然再次扬腿朝那五品武士砸了过去。

那五品武士倒也了得,急忙一个赖驴打滚闪躲过去。

“砰。”

风扬一腿砸在走廊的隔板上,一声炸响,三楼的走廊隔板竟是爆裂开来,碎木块四处飞溅。

一腿落空,风扬并未停留,右腿瞬间凝聚着一股有如实质般的罡劲,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在空中带出一道残影。

天崩地裂。

面对实力精进之后的风扬这一招,那五品武士连闪躲的时间都没有,被一腿硬生生砸中身体。

“砰。”

震耳欲聋的炸响再次在倚月楼回荡,只见那五品武士的身体竟是砸烂了三层走廊的隔板,直往下掉,余下的冲击力再次砸烂二楼的隔板,最终掉在一楼的地上,一口鲜血喷出,却已是不省人事。

“好凶猛的男人,这么羸弱的身躯里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力量,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力啊。”从走廊上被砸出的那个大洞口探头看了看,罗林心中嘘唏不已。

看到自己的头儿在别人手里竟然没有还手之力,那些从楼下冲上来的打手当即被震慑的不敢轻举妄动。一大群人聚集在楼梯口和楼梯上面面相觑。看到风扬等人缓步走过来,所有人不禁都畏畏缩缩的向后慢慢倒退。

这些人的实力都只是武者到武士之间,与风扬等人的差距显而易见。这种情况傻子都看得出来,对方实力不俗,冲上去无疑是以卵击石的行为。

只是他们都异常的疑惑,这几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出现在流离镇?

“都退下吧,这里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陡然,一道柔媚的声音自三楼一侧传了过来。

所有人循声看去,却见一名风娇水媚的女子出现在三楼一侧,娇艳欲滴的嘴唇挂着一道妩媚的笑容。虽然该女子浓妆艳抹,却一点都不给人低俗的感觉,完全与倚月楼里的那些庸脂俗粉是两种层次妩媚。

“连倚月楼的掌柜都惊动出来了。”

“这娘们还是这么风骚啊,我这辈子一定要睡她一次。”

围观看戏的嫖客们不禁惊讶失声,这个女子是倚月楼的掌柜沈敏,不常在倚月楼出现,但其实力在整个流离镇都排的上号。

其密集的人脉关系网让她一个女子将倚月楼这种风月场所经营的风生水起,其风姿绰约妩媚撩人的形象更是俨然成为流离镇嫖客们的终极目标。

虽然,众人对于沈敏如此强大的关系网如何而来的源头抱着无限腹诽。

风扬带着玩味的神色打量着突如其来的这名女子,旋即笑着道:“掌柜的真是聪慧过人。”

“看来小兄弟还是想到了。”沈敏笑道。

风扬撇嘴笑了笑,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个掌柜会下令不要阻止他们,根本就不是如她所言不是风扬等人的对手,而是这掌柜,必然知道马上就会有人过来对付他们。

其实这一点很容易想出来,既然史军的女儿会被藏在倚月楼,而倚月楼也非常配合的找了一个花魁有传染病的借口掩人耳目,明显就和济民佣兵团的事脱不开关系。

果不其然,在风扬等人带着史青走到一楼时,却是陡然冲进来数十人,将倚月楼的门口堵得严严实实,也堵住了风扬等人的出路。

来人正是济民佣兵团的铁栓。

看到铁栓以及一群济民佣兵团的精锐,唐宁,罗林等人都不禁对风扬由衷的产生一丝佩服。

在秦浩还以为自己幸运的得到线索,可风扬却轻易的看穿了这不过是个陷阱。风扬为了看看到底会是谁来贼喊捉贼,便一直没有说破这件事。

虽然看似是秦浩在指挥众人,但实则风扬却一直都是暗自操控着整件事的过程,他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

铁栓看着风扬以及站在风扬身旁的史青,虽然风扬只是拉着史青,但此刻在铁栓眼里,史青无疑是被风扬控制着。

“大小姐果然是被你们劫持了,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铁栓声若惊雷般狂吼道。

“你这是贼喊捉贼。”秦浩冷笑道,他心中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竟然如风扬预料的一模一样,果然有人过来栽赃陷害了。

不过经过这么一出,秦浩顿时有种被利用的感觉,感觉自己完全在济民佣兵团和风扬之间被耍的团团转。

秦浩不禁恼羞成怒,对风扬的不爽渐渐已经升级到仇视的程度。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马上放开大小姐,我还可以饶了那四名女孩的性命,否则别怪我对你们赶尽杀绝。”铁栓怒声喝道,以他暴躁刚烈的性子,既然会说出这句话,自然就会做到。

不过他倒也有点气度,或者说大男子主义,并不想对女孩子下杀手。

“哼,你先是故意让我听到史军的女儿藏在倚月楼的事情,然后过来栽赃嫁祸,目的无非就是怕我们坏了你的事情,急切的要将我们赶走。你这种小伎俩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今天之所以会在这里,为的就是引出你这个贼喊捉贼的人,现在一切都很清楚了。”秦浩恬不知耻的将风扬的发现说成是自己的发现。

不过风扬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去和秦浩计较,倒是唐宁不齿喃道:“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耻。”

“简直就是臭不要脸。”不知何时跑到唐宁身边的罗林点头赞同。

“混蛋,你眼睛看哪里呢。”唐宁大怒。

“啊哈哈哈,我斜视眼。”罗林理直气壮的说道。

“一派胡言,到现在还想狡辩。”感受到周围之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产生了些许异样和狐疑,铁栓顿时勃然大怒,当即朝秦浩冲个过去。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吗?”秦浩也早已压抑了一肚子怒气,顿时爆发出来,朝铁栓迎了上去。

虽然秦浩比铁栓年轻了十多岁,但是实力等级却反而在铁栓之上,自然不会惧怕区区一个小佣兵团出身的人。

史青站在风扬身旁,却始终没能插上一句话,她现在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这些人明明就是来救自己的,为什么铁栓大叔和他们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浩是本命元素为风,速度极快,出手也是相当迅猛,品阶不高的风刃自他手心发出,却是仿佛利刃一般划破空气,飞速划向铁栓。

铁栓却也了得,面对一道道风刃,凭借一双铁拳异常彪悍的将风刃震碎。

然而就在铁栓扬拳震碎风刃时,秦浩却陡然展开身形,鬼魅一般闪身到铁栓身前。一掌劈下,竟是带起一阵凌厉的罡风,在铁栓胸前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又深又长的伤口,衣衫被划破,鲜血狂涌而出。

受此一击,铁栓却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正当他出拳朝身前的秦浩发出攻击时,秦浩的身形却再次一晃,瞬间绕到铁栓的身后,手掌再次扬起,落下时,犹如锋利刀刃的罡气又一次在铁栓背心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个秦浩的实力倒也了得,难怪如此自傲。”风扬笑着道。

“其他人给我上去对付那几个。”这时,铁栓一边闪躲秦浩的攻击,一边怒声喝道。

随同铁栓一起前来的三十余人疯涌向风扬,唐宁等人。

数人在瞬间便将风扬围了起来,而此时风扬还拉着史青,等于史青也被围了起来。罗林等人的情况也和风扬如出一辙,都被数人围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