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三章 平手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青衣快剑果然名不虚传。”风扬淡淡的说道。

“你也不慢。”冷月道,语气依旧冷漠,但是视线却是死死的盯着风扬,显然已经将风扬当成一个极具威胁的对手。

“我还能更快。”

“希望如此。”

两人相视而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陡然,两人手臂皆是在空中划出一抹弧光,两柄剑同时扬起。

“玄青剑诀———刺……”

心中沉声一喝,风扬手臂猛然一挥,速度之快,让空中都残留着一道模糊的幻影,而在手臂幻影产生时,青冥断浪剑已然直刺出去。

青冥断浪剑彷如真的将空间撕裂,空气被挤压出去,让空间似乎产生剧烈的扭曲动荡,青冥断浪剑所过之处,空中残留着一道青色的轨迹,就仿佛是空间破碎的青色裂缝,裂缝周围荡漾着一波波肉眼可见的罡气涟漪,朝四周蔓延出去。带着狂潮拍岸,万马奔腾般的气势,又有如蛟龙出海一般霸道狂暴,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压。

与此同时,冷月也霍然出手,铁剑在空中直刺,犹如一道惊鸿,空间同样被撕裂了一般,剑芒周围产生剧烈的波动和罡气涟漪。

快……。一种极致的快,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无法跟上的震撼人心的速度,此时的剑芒已经不再是一闪而逝,而是久久的残留在空中,犹如空间被拉出的两条裂缝,越拉越长,越来越大,场面之状况震撼的让所有人都无法移开视线……

“轰!!!”

看不清楚剑,看不清两人的出手,只是在残留在空中刺眼光芒过后,紧接着便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爆响,随之所有人都只见青冥断浪剑与铁剑在空中轰然相撞,两把长剑的剑尖就好像两头蛟龙对撞在一起般,刺眼的光芒爆射出来,周围的空气霎时间产生更为剧烈的波动。

在对撞的那一刻,两柄剑的剑身同时出现裂纹,裂纹从剑尖处一直向上蔓延,顷刻间蔓延了整个剑身。

而两柄剑带出的罡气在空中轰然对撞,形成一股威势更为骇人的罡气朝剑身两侧狂卷出去,罡气虽然距离里面有五尺高,但是却依旧波及到地面。

罡气所蔓延的地面被震的碎裂成一个个小石块,而且随着罡气快速蔓延出去,最终剑身两侧五丈范围内的地面,竟是都被震碎了,变得一片狼藉,彷如被轰炸过的废墟一般。

风扬和冷月同时分开,向后退了几步。

冷月手中的铁剑化为粉末在风中消散,而风扬手中那柄号称削铁如泥的青冥断浪剑也已然断裂成数截散落在地上。

幸好围观的人都站在数丈开外,而且大部分人都是站在风扬后方双掌开外的客栈门口,并未被剑罡所震慑到,但是那种画面和威压所带来的震撼效果,却丝毫不弱。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看着风扬和冷月脚下以及两人数丈范围内都已经破碎的地面,不少人惊愕万分的提出疑问。

“没看清。”

“妈的,刚才要不是为了看美女,我一定能够目睹整个过程,你们的眼力实在是太差了。”

“拉倒吧,就你那十年前偷看女儿撒尿长针眼到现在都还没好的眼睛看牛都模糊,还看整个过程呢。”

“平手了?”见两人的剑都已经损毁,有人试探性的说道。

风扬和冷月没有再出手的意思,其实两人心中都各有想法,一直认为是自己占了便宜,这个平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冷月认为自己在实力等级高出风扬不少,虽然只发出施展武技所需的本命元力,但毕竟还是占据了本命元力的优势,故而应该是风扬的剑法技高一筹。

而风扬则认为自己在兵器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对方以一柄普通铁剑与自己造价十万的宝剑拼了个旗鼓相当,自然是对方剑法更为高超。

只是两人都没有明言,或许是英雄惜英雄吧,在剑法上碰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总是有些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

夏颖走到嘴角渗出血迹的冷月身边,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小伤。”冷月道。

有意无意的看了夏颖一眼,突然间,风扬的心情极度失落,心脏有些刺痛,一直想成为站在她身旁的人,现在却发现,从始至终,她的关心都是赋予别人的。

“罢了,也许人生的际遇便是如此奇妙,一切待灭了风家再说吧。”风扬心中暗道,便转身落寞的离去,空留一柄才买来不到半天时间的造价十万金的青冥断浪剑,此时已经只能说是青冥断剑了。

看了看地上那柄让许多人唯有望洋兴叹却被风扬当破铜烂铁一样丢在地上不管不顾的昂贵宝剑,以及那个身穿白色长衫毫不留恋转身离去的年轻人,风婷神色错愕,旋即迈开脚步,紧随其后,在众人惊羡敬畏的目光中,站在让众多女孩子都艳羡不已的符技师身旁的位置。

这一战很快便在固莱城传播开来,短短几个时辰,让整个固莱城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了青衣快剑和银质面具人之间的巅峰之战,两人谁快谁慢无人判定,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看得清他们的出剑速度,只知道最终两人的战斗以平局落幕。

银质面具人在固莱城瞬间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而风扬和冷月则被誉为固莱城的银面剑魔和青衣剑神。

风家得知自己邀请入驻家族的风木易竟然在剑术上和名震固莱城的青衣快剑战的旗鼓相当,不分上下,顿时欣喜若狂,感觉自己家族简直就是捡到了一个潜力无限的巨大宝藏,于是就更加期待风家的未来,想尽一切办法企图留住风木易的心。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风天鹤似乎就是想用美女来打动这个英雄,而在风家的同龄人之中,似乎也只有风婷能够衬得上这个英雄,故而不断制造机会给风扬和风婷。

很快,风天鹤便心急火燎的组织起家族的精英高手前往魔兽山脉狩猎,当然,诚挚的邀请了风扬前去帮他们刻印武技,还特意带上了风婷一同前往,似乎打算在风文接替族长之位之前做最后的冲刺。

出发前,风扬嘱咐采儿留在风家,一来督促和教导陈斌修炼,二来可以趁风天鹤等人都离开风家之际,好好探查一下密室的情况,如果能找到兽灵就更好了。

从清风镇经过进入了小魔兽山脉,小魔兽山脉中只是一二三级之类的低级魔兽,风天鹤带去的精锐部队杀那些低级魔兽异常生猛,基本上所遇到的魔兽都被斩杀了。

穿过小魔兽山脉,来到小魔兽山脉和魔兽山脉的交界处已经是入夜时分,风天鹤便打算在此地稍作休息,明日一早再进入魔兽山脉狩猎。

交界处还有着许多佣兵和独行侠,都在此地休息,没什么人会去挑起事端,毕竟大家都是为了猎杀魔兽而来。

再次来到这个地方,而且还是与自己的仇家一同前来,让风扬感慨万千,而风扬真正走上杀戮之路也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而正式在这里,突然一股强烈的思念汹涌澎湃的袭来,想起了那个脾气火辣刁蛮却心地善良最终因为自己导致性格大变的女孩,在飞云门,那个女孩奋不顾身挡在自己身前的画面越来越清晰,尽管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却依旧无法忘怀。

“我活的真的很痛苦。”

方芳躺在他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时刻折磨着他,让他想起时,心脏便一阵抽搐般的疼,撕心裂肺的疼。

“如果五年前没有去参加族长选拔赛,现在会是什么情况呢?”触景生情,风扬不无苦涩的想着,或许,没有五年前那次遭遇,自己现在还只是风家一名低贱下人的儿子,没权没势更没实力,但至少,可以和母亲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现在有让人惊羡的实力,有了让人敬畏的符技师身份,可是,自己何曾快乐过呢!为了复仇,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了。

月色很美,但那是一种凄美,那轮皎洁的圆月散发出万物无法媲美的光芒,可是就算给它整片天空又如何,它仍是一轮孤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