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一章 决绝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夏颖傻了。

所有人都傻了。

眼前的一幕已经超越了他们心理所能承受的范围,因为那个身穿海蓝色长衫的年轻人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心狠手辣的范畴,和他在固莱城的银面剑魔这个称号相称,他就是魔,已经完全入魔。

或许即便是一个恶魔也没有如此手段。

美女谁都喜欢看,但是一个满脸大便,而且还因为挣扎的时候无意中吞了几口大便,恐怕别说是“日”后会觉得恶心想吐,“日”前都没有什么欲望了。

夏颖是刚刚来的,没有看到风扬杀人的壮举,只看到风家满地的尸体,只看到风扬将一个柔弱的女孩的脑袋压入粪便中。

看到满地的尸体,她并未做任何感想,她认为风扬报仇杀人是理所当然,可是她实在没有想到风扬会做出如此让人不敢置信不忍目睹的恶毒事情。

在她心里,风扬一直都是一个杀伐果断,但却也从不随便欺压弱小,反而总是会替人打抱不平,行侠仗义,惩恶锄奸,是一个对敌人心狠手辣但却也有一颗侠义之心的人。

他亦正亦邪,但是对朋友,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抱有一颗怜悯和包容之心。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也就是武斗会那段时间里,固莱帝国四处流传着风扬斩杀魔兽救普通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侠义之举,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人对风扬的事迹津津乐道。

那时候夏颖真的很高兴,很自豪,以风扬为荣,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固莱帝国渐渐遗忘了这个斩杀了无数魔兽的少年的名字,但却始终记得飞云门有个行侠仗义的武斗会冠军。

夏颖离开的这一年半时间,无时无刻不在找风扬,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此,她认为风扬是一个值得依赖,值得去爱有担当的男人。

可是眼前的情况,却和她心目中的那个时常保持一副气定神闲笑容不畏强权惩恶锄奸的侠客有着巨大的出入,颠覆了在夏颖心目中那个高大的形象。

现在的他,就好像一个恶魔,一个无恶不作毫无怜悯之心的杀人恶魔,甚至连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毫不留情的杀害。

此时此刻,风家四周已经汇聚了数万人,将风家四周的街道上,房屋上,树上,总之一切能站人的地方都挤满了,风家有史以来空前的火爆,虽然这个火爆是在灭亡之前,但却也足以成为固莱城有史以来最火爆的一次事故。

所有人都骇然的看着风家正在发生的一切,虽然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很多人都不忍目睹,但是却又压制不住好奇心,想要看看接下来的发展。

在这些人之中,大部分人都是抱着不以为然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态度,认为风家往日对人家风扬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而且风扬在风家受非人的虐待长达十多年,现在风家受到这种报复是罪有应得,无可厚非。

风家的口碑在固莱城本就不是很好,仗势欺人的事情没少做,这一年多时间更是因为买地建房高价出售的事情惹的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这些所谓高高在上的贵族更是不把平明百姓和弱势群体当人看,甚至当平明百姓猪狗不如,随意凌辱其他,现在有人替他们出气,让许多人无不是感觉大快人心,认为让他们吃大便已经算是便宜他们了。

有一部分人则认为风扬的手段太过于灭绝人心,惨无人道,不管怎么说,风扬已经斩杀了风家所有的修炼者,死亡人数将近达到一千人,这是一个让人听了都觉得毛骨悚然的数字。

该报的仇也报了,该出的气也出了,风家那些普通的族人不过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和年轻男女,就算留着他们一条性命,也翻不起任何风浪,难道凭这些人还能够东山再起不成?

最后一小部分人则是抱着看戏的态度,不发表任何意见,风扬报仇灭绝人心也好,风家罪有应得也罢,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坐等真相。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众说纷纭,一时间风家周围声浪如山呼海啸,但谁也讨论不出一个结果,事情的本身就没有完全绝对的善恶对错。

风家为了保全族长之位不落在外人的手里,这有错吗?没错,人之常情。风扬报仇杀光风家的人有错吗?这也没错,风家的人罪有应得。

风扬已经放话了,而且族长小妾的儿子因为忤逆他的意思已经被风扬毫不留情的杀了,这种果断让风家其他人陷入了一场矛盾和挣扎之中。

一方面是让人作呕的大便,吃下去就算活着在其他人眼里也是一条吃屎的狗,活的毫无尊严可言。另一面是死亡的恐惧,拒绝就是死神的召唤。

无论是哪一面,都让人难以抉择,可是在生与死的抉择之间,每个人都会选择生存。

风天鹤另外一名小妾的儿子吓的哭了起来,爬到装满粪便的木桶旁边,已经下定决心,即便是吃屎也要活着,死亡的恐惧是任何人都无法抵抗的。

“朗儿,不要,就算死也不要,咱们风家的人丢不起这个脸。”风天鹤怒视着爬到木桶旁边的年轻人,大声喝道。

“我……我不想死……。”那名叫朗儿的年轻人哭着说道。

风朗伸手进木桶,就在手刚刚伸进木桶中捞出大便时……

夏颖快速跑过来,大声叱喝道:“住手……”

这道声音,风扬再熟悉不过,他心头一震,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赫然看到那道让他曾经无数个夜晚朝思暮想的女孩。

风扬矗立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夏颖,旋即视线又在冷月的身上徘徊了片刻,心中忽然有些黯然,现在他们已经形影不离了吗?这个男人很优秀,她爱上他,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报复够了吗?”夏颖走到风扬身前,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对风扬呵斥道。

风扬道:“不够。”

她没有听到风扬陈述风家族人的种种恶行,所以她并不清楚风扬在风家的十五年里,和母亲受到怎样非人的对待。

她虽然在飞云门是个名人,但却也是一个还算善良的女孩,此时见到风扬如此不折手段,毫无人性可言的对待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便不由自主的对风扬产生一些失望,满腔怒火。

她不希望自己深爱的男人变成一个不折不扣毫无人性的恶魔。

风扬坚定的神色和语气刺激着夏颖,让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失望的说道:“风扬,我真没想到,仇恨已经蒙蔽了你的理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一年时间,就变得让我好陌生。以前不过你有多心狠手辣,但是那都是对大奸大恶的坏人,你的那种心狠手辣杀伐果断是一种难言的魅力。”

“但是现在的你,在做什么,你这是禽兽不如灭绝人心的行为。你还有一点良知良心吗?你这样下去,只会众叛亲离,只会失去人心,万劫不复。”

夏颖神色有些激动,说的话有些偏激。或许她没有注意到,这番话给风扬带来的伤害有多深,有多大。这个渐渐长大成人的大男孩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双拳紧握,手指陷入了肉里却也没有感觉,鲜血染红了一双手……

风扬一直认为夏颖是一个很懂自己,也很在乎自己的女孩,不管自己怎么做,或许她都会站在自己这边,不离不弃。可是她在知道自己和风家仇恨的情况下还说出刚才这番话,让风扬的心脏狠狠的抽搐起来。

云还是白得,天还是蓝的,风中依旧带着浓重血腥味和粪便的味道,只是他的心,渐渐的冷了下来。

“禽兽不如?灭绝人心?没有良知?”

一个个词汇犹如刀锋一样刺着风扬的支离破碎的心脏,他无法说出来那是一种怎样心痛的感觉,只知道自己此时很想哭,很想怒吼。

然后,在某一个瞬间,他的心境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

“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风扬吗?”夏颖已经抽泣起来,泪流满面的看着风扬。

所有人都不由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一幕,谁也没有想到和青衣剑神形影不离的女孩竟然看似和风扬有着不得不说的暧昧关系,而且一个能够做出如此恶毒事情的青年,竟然会被一个女孩子当众呵斥,就算是傻逼也想得到其中的利害关系。

很显然,这个女孩和风扬的关系不一般,加上青衣剑神,看来是复杂的三角关系。

风扬苦笑着说:“没想到在你心目中,我就是这种形象。”

他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又重重的呼出,像似想将内心的郁气全部吐出来,让他心里能够舒服一点。

他笑着说道:“很感谢你能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也感谢你之前带给我的那一段终生难忘的时光,但是很抱歉,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你走吧。”

“放了他们,我求你,至少你可以给他们一个痛快的结局。”夏颖怔怔的望着风扬,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无意中已经伤透了自己寻找了一年的人心。她有些懊悔,自己怎么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风扬的自尊心明明那么强烈,自己怎么会连最后一点自尊都不给他留。

可是,有些话,说出来已经造成了伤害,这种伤害似乎永远不可能痊愈。

“不可能。”风扬斩钉截铁的说:“你走吧。”

“风……。”夏颖还想说什么,风扬已然凝视着她,声音森冷低沉:“滚……”

“好,我走……”夏颖转过身,泪水已经如决堤的潮水汹涌,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字,但是这个字却带着决绝的韵味。

她无法反驳,没有脸面继续留下来,或许是天意弄人,让一年来的幻想化为泡影,让一切美好的期待转瞬间破碎,她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误会和细节是爱情的杀手,没有任何爱情能够扛过这两个杀手的攻击。夏颖误会了风扬,心碎了。风扬误会了夏颖的好意,误会了夏颖因为冷月的存在而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心也碎了。

两个人因为误会彼此伤害,彼此落泪。

冷月深深的看了风扬一眼,并未说话,同样转身离去。他不悲不喜,虽然一直爱慕着夏颖,但却并没有因为风扬和夏颖的决裂而感到开心,他只想保护夏颖,不在乎夏颖作何决定。

夏颖是一个让任何男人看一眼都会为之心动想入非非的女孩子,那种高贵的优雅、淡雅脱俗、灵动优柔的气质,以及那张足以倾国倾城的容颜,是任何人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但是这种女孩子,却被风扬坚定的赶走,让人不得不佩服风扬的魄力和果断。所有人不禁觉得,或许他们之间的故事和感情,存在着很多离奇曲折的误会吧。

在感情方面,当事人永远没有旁观者看得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