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四章 相互利用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风扬猛然飞身跃起,双眼凌厉慑人,“震……。”

声浪自风扬嘴里喷出,在空中激荡蔓延出去,声浪波纹覆盖的范围长达三丈,快速蔓延,让刚刚凝气追击的苍天鹤神智顿时一震,动作顿了顿,身体在空中失去控制,自然无法再追击罗林。

罗林也在声波范围之内,被声波激荡中身体,幸好他的战甲防御相当强悍,倒是抗住了波纹对身体的冲击,但是元魂力的冲击却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

“你大爷的,连我都震……”摔在地上好片刻才回过神来,罗林不爽的叫嚷。

震天摄魂音是音波武技,但是风扬却还不能发挥出多少威力,而且这种武技,只有被声波的波纹蔓延到的人,身体才会受到伤害,元魂力才会暴动。

没有被波纹波及到的,虽然元魂力也会受到些许冲击,但冲击并不大,而且对人体并没有太强的伤害。

“天……。”风扬双臂一提,胸口凝聚着一股雄浑的能量,再次以独特的方式靠喉咙喊出来,形成波纹涟漪。

趁着苍天鹤被波纹冲击的元魂力暴动之际,风扬如鬼魅般飞跃到苍天鹤身前,巨剑朝苍天鹤猛然砸了过去。

风扬开启天枢穴,实力从三品武皇飙升到五品武皇,比起六品武皇的苍天鹤只是相差一个等级。这种差距并不是很大,以风扬的战斗力,要击败苍天鹤并非难事,但前提是不再出现任何意外。

不过苍天鹤也并非泛泛之辈,在巨剑砸到身前的前一刻,陡然惊醒,几乎是下意识的凌空曲身闪避。

风扬不屈不饶,断空剑舞全力施展,漫天黝黑的剑芒将苍天鹤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其中,看似快如闪电,避无可避。

可是苍天鹤战斗经验丰富,战斗意识惊人,时常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山壁动作和方式,在剑芒中穿梭自如。

苍天鹤是比较罕见的冰元素,和华天的雷元素如出一辙,不断攻击力强,而且还具备冰冻的效果,这种冰冻不单单是影响对手的动作,而且还能对他人的本命元力造成不小的迟缓影响。

不过这种影响却好像对风扬根本没有作用,在风扬体内的螣蛇王竟然能够抗拒这种外来的寒气,让风扬的无属性能量运行速度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两人身形在空中激闪,很快又飞射到另外一栋屋顶上,彼此的罡气将看戏的人全部震飞了出去。

苍天鹤越打越是心惊,打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影响到风扬的身手动作倒也算了,竟然连风扬的本命元力都没有产生丝毫效果,释放武技的速度依旧快捷如雷。

在领悟玄极剑意之后,风扬的断空剑舞有着极大的提升,出剑速度快如闪电,威力猛如狂潮,打的苍天鹤有种窒息的感觉,根本没有丝毫喘气的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苍天鹤身上的元力护身罩已然被攻破,而风扬有元魂气罩在外,又有土元素能量防御罩,就算攻破土元素能量防御罩他还有本身的无属性能量防御罩,最里面还有海蓝战甲的防护。简直就像似被层层钢板包起来的乌龟壳,防御强的让人一阵蛋疼菊紧。

不少人不由得感慨万千:“由此可见,风扬是一个多么怕死的人啊,能不能不要无赖的这么变态,那叫防御罩吗?那是好几层乌龟壳吧。”

“就跟女人保护自己胸部穿的肚兜一样,一层不够还多穿几层,生怕被人摸出了肉感似得……”

“这打你娘啊……。”苍天鹤这个中年男子现在都快泪流满面了,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变态的人,防御罩一层一层跟穿衣服一样,这又不是蛋壳,用得着不要钱一样使用吗?好不容易把元魂气罩给打破了,却又出现一个灰土色的防御罩,防御力丝毫不比元魂气罩的防御弱。

苍天鹤没有一层又一层的防御罩,被风扬攻破了元力护身罩之后,就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防御的东西了。

风扬用无属性能量催发出镶嵌在巨剑上火元珠内的火元素元力,让巨剑上火元素能量四溢,犹如跳动的火焰,将苍天鹤的寒冰气息轻易的驱散。

没有了防御气罩,而风扬的巨剑又突然多出了一种狂暴的火元素能量克制他的冰元素元力,此消彼长之下,苍天鹤连连中招,狂喷鲜血,凝聚的冰元素罡劲遇火则散。

蓦地,风扬巨剑长驱直入,狠狠的撞在苍天鹤的胸口。

总所周知巨剑是没有剑锋的,剑的一头根本就是一个断裂的切口,没有绝对的力量和爆发力,很难戳穿一个防御力并不弱的身体。

受到这种撞击,苍天鹤身体倒飞出去,不过苍天鹤也着实了得,身在空中极力稳住身形,身体还没有接触惯性向后倒飞,就已快速凝聚了一个起手式,雄浑无比的本命元力凝聚于双臂,双掌猛然朝风扬拍了过去。

他双掌拍出的那一瞬间,一股寒气顿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空气的温度骤然下降到冰点,让所有站的比较远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寒风扑面而来,冰冷刺骨。

苍天鹤身前的地面,快速凝结出一层厚厚的冰,快速朝风扬蔓延,而结冰的屋顶甚至发出了“咯咯”的异响,仿佛被冻裂了一般,紧接着这股寒冰罡劲便凝聚成两头猛虎形态,一左一右朝风扬冲击过去,让人仿佛能够听到虎的怒吼。

面对两头寒冰罡劲凝聚而成的猛虎,风扬不退不避,手臂猛然一震,巨剑上的火元素能量顿时大作,犹如熊熊火焰,巨剑彷如一条小型火龙,带着慑人的龙吟,直接迎向蔓延过来的冰层。

冰与火的对抗,相生相克,比的便是谁更胜一筹。

彷如火龙的巨剑与玄冰虎力掌罡劲凝聚出来的两头猛虎对撞,龙虎相斗,必有一伤。

“轰!”

一龙二虎相撞,发出砰的一声爆响,屋顶上的冰层顿时爆裂,两头猛虎的势头被一条火龙阻截下来,同时,蔓延到巨剑的下方冰嘎然而止,停止了向前蔓延。

风扬双腿猛然一震,将屋顶震的爆裂,而在屋顶爆出一个大洞的同时,风扬身体向前飞射,巨剑冲破两头猛虎的阻碍,将其震散,势如破竹的向前飞射。

火龙所过之处,屋顶上凝结的厚冰顿时快速裂开,旋即融化成水汽在空中飘散,带出阵阵寒意,让周围仿佛陷入了寒冬。

身在空中的苍天鹤见到如火龙般的巨剑以极快的速度击来,脸色顿时大变,急忙向下沉身,企图躲过这一剑。

“空爆拳。”

然而,风扬持剑的右手臂不动,左臂却是凌空朝一丈开外的苍天鹤打了过去。

苍天鹤都不由得鄙夷的冷笑,距离这么远就提前出招,能打中我是你孙子……

但是这个想法刚刚生出之际,也正是风扬拳头打在空气中的时候,苍天鹤耳边陡然传来一道爆响,胸口一阵剧烈的闷痛,突兀传来的强大冲击力让苍天鹤措手不及,身体向后猛地砸飞出去。

风扬双腿再次一蹬,身形如鬼魅,巨剑在空中留下一片火红色的残影,后发而先至,追上倒飞出去的苍天鹤,一剑狠狠的击在苍天鹤的胸口上。

那一刻,风天鹤甚至能够听到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能感受到器官、经脉被火元素能量焚烧毁灭的痕迹。致死他都没有搞明白,刚才风扬的拳头明明打在空气上,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中招。

风天鹤心里面的救命稻草没有救命倒是真成了稻草,让他们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原本要是直接让他们双腿一蹬挂了倒一了百了。

可是苍天鹤的突然出现给了风天鹤、风文等人莫大的希望,已经看到了生存的曙光,可是这一抹曙光突然间又被死亡的黑暗给毁灭了,让人彷如从地狱升到天堂,可在天堂还没有站稳脚跟又突然跌回了地狱,之间巨大起伏和落差,让风天鹤几人对死亡产生了更巨大的恐惧。

“全部给我杀了。”风扬淡漠的说。

“全部?”华天看着浴血奋战到最后存活下来的两男一女,道:“他们三个也杀?”

“会因为恐惧而杀死自己亲人的人,留着何用?”风扬说。

华天愣了愣,神色有些怪异的看着风扬,突然间觉得这个消失了一年多时间的兄弟变的让自己都有些陌生了,那种感觉很难受。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但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风扬已经决定的事没人能够改变,华天只能点了点头,让战堂的人将风天鹤等人全部杀掉,包括风婷在内。

奚雨走到风扬身边,怔怔的看了风扬很久,莫名有些惆怅,说:“这一年多时间,你真的变了好多,变得让我们都感到有些害怕了。”

风扬转过头,看着奚雨,眼神显得很是淡漠,说出一句让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话:“害怕就走啊。”

“你……。”奚雨一阵语塞,没想到风扬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对于一个爱慕着他的女孩来说,他的这句话无疑像似一刀刺穿了奚雨的心……

在场的人不禁错愕万分,很多人都不禁大为光火,心想这个风扬未免太不近人情了,人家以三十几个人从飞云门远道而来悍不畏死的帮他对抗风家近千人,在大仇得报之后,竟然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人家,未免太没有人情味了。

“风扬,你快呸一下,我们就当没听见你说什么。”云柔说道。

“不要以为帮我点忙,就可以对我指指点点,谁要是觉得不爽,大可以马上走人。”风扬说。

吴华忍着菊花传来的阵痛,怒不可遏的一把抓住风扬的衣襟,身体使力,牵动了“绽放的花花”,痛的他抽出冷气,怒道:“风扬,你这是说的人话吗?”

“呵呵,说实话,在飞云门创建战堂,本就是为了复仇,现在我大仇已报,对我而言,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可利用的价值了,战堂也没有存在的必要。”风扬咧着嘴轻蔑的笑道。

“混蛋,我看你是脑袋坏了。”吴华心中的怒火压制不住喷发出来,化作一股无形的力量,一拳狠狠的打在风扬的脸上。

风扬脑袋一歪,身体向一侧踉跄了几步,用舌头噜了噜被打的左脸,吐出一口血迹,却并没有还手。

脾气最为火爆直接也是最讲义气的吴华听到风扬那句话,肺都快被气炸了,他一直把风扬看作是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好兄弟,陪他出生入死,甚至不惜放弃花胜雪跟他一起厮混。

可是没想到风扬从始至终都这么有心机,一直都在利用所有人,愤怒早就冲昏了他的理智,还要上去狠狠的揍风扬,却被华天、罗林等人拉住了。

吴华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你们放开我,老子今天非打醒这个王八蛋。”

“风扬,我希望你说的不是真的,你只是有你的苦衷。”华天的心里也夹杂着愤怒,原本一直称呼扬哥,此时也已经下意识的改变了称呼。

“我没有苦衷,一直都是你们自作多情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不变的感情,夏颖的事你们看到了。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大家不过都是在相互利用而已,你们会跟着我,难道不是在利用我?别否认,我是符技师,凭我的努力和天赋,以后成为高阶符技师并不难,你们跟着我,难道不就是想从我身上得到更多高阶武技,更多财富?”风扬冷笑。

吴华、罗林、华天、唐宁三姐妹等人纷纷露出错愕的神情,随便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愤怒和悲痛,从未想到,这番话会从风扬的口中发出,就好像晴天霹雳,打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战堂剩余的十几名弟子愤怒的将武器往地上一摔,纷纷大骂起来。

“操,老子瞎了眼,竟然会帮这种败类卖命,那些兄弟看来是白死了。”

“风扬,老子以前念在你是重情重义,会为兄弟们出头拼命的人,才心甘情愿的加入战堂,才会毫不犹豫的来这里帮你,想不到我们帮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妈的,以为自己是符技师就了不起了,老子今天还就告诉你,老子不稀罕,你这种人就算是个符技师,又能有什么作为。”

“我们走。”

战堂的十几个人不屑的瞪着风扬,纷纷满腔怒火转身离开。

看着那些结伴离开的战堂兄弟,风扬眼中没有丝毫色彩,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看来你真的变了。”华天落寞惆怅的看着风扬,却看到那张熟悉清秀的脸上满是冷笑和讥讽的韵味。

“我不相信现在的你是真实的。”奚雨神色淡淡的盯着风扬,似乎想从风扬的眼睛里看到一丝自己期待的东西,可是最终看到的只有毫不掩饰的冷酷和蔑视。

“风扬,你到底怎么了……。”唐宁已经嘤嘤抽泣起来,她真的不相信风扬会是这个样子,她情愿相信风扬是有什么苦衷,这不是她心目中那个能让她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男人。

她不相信一个会为了救自己毫不犹豫奋不顾身跳下断魂崖的人会是这种人,难道正如他所说,一切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利用自己吗?

“我还是我,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你们太笨,不曾发现而已。”风扬笑道。

“我不信,我不相信……”唐宁哭着大声叫嚷道。

“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我还有事,告辞。”风扬说着,已然转身离去,快速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只是谁也没有发现,转过身的那一刻,他眼角滑落的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