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四十九章 扒光衣服扔出去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执事长老将固莱城的一间客栈全部包了下来,只留下他带来的所有人。

吴华、罗林、华天以及其他女孩子都被打伤,跌坐在客栈大厅的地上,一个个神情狼狈,遍体鳞伤,但是脸上却都没有丝毫畏惧之色,有的只是愤怒和不爽。

执事长老走到吴华等人身前,一挥手,一名导师便搬来一把椅子给执事长老陈正坐下。

坐下吴华等人面前,陈正能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高傲和优越感,他笑容可掬的说道:“说出风扬的踪迹,否则你们只有死路一条,何必为了他一个人而牺牲这么多人呢!”

“故意放走唐宁,不就是想让唐宁去找风扬来自投罗网嘛,又还需问什么?”奚雨说。

“小姑娘倒是挺聪明。”陈正不以为然的笑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想听你们说说。”

华天冷哼一声,说:“我想你可能要失望了。”

“你大爷的,有本事就杀了我们,跟你这种人说话只能屁眼,用嘴巴说我都嫌脏,所以老子只说这一句话,免得恶心。”吴华不屑的冷笑道。

“杀你们自然会杀的,不用急,不过既然你这么不怕死,那就先拿你开刀好了。”执事长老有条不紊的说着,带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神态,朝一名导师挥挥手。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被传唤过来的刚峰不屑的瞥了吴华一眼,同样是一副城里人下乡的高高在上姿态,轻而易举的制住吴华,手臂一阵,一把匕首瞬间充斥着炙热的火元素能量。

“喂,你要干什么……。呃……。”吴华瞪着刚峰,清晰的看到刚峰将一柄犹如烧红了的匕首插进自己的大腿之中,火元素元力和炙热的热量在吴华大腿上迅速蔓延开来,让他受到钻心刺骨的疼痛,匕首插下去的地方被炙烤的冒起了黑烟。

但是吴华却也算得上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疼的脸上青筋爆出,牙齿紧咬,神色变得极其狰狞,却依旧没有吭一声,嘶哑的声音怒骂道:“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的大爷,有种你宰了老子,否则日后老子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还敢嘴硬。”刚峰不屑的冷哼一声,手中烧红的匕首从吴华大腿中拔了出来,火元素元力的热量似乎将血液都蒸发了,竟让吴华的伤口没有溢出丝毫血迹,只是烧焦了一大块。

话音落下,刚峰手中的匕首又猛地刺进了吴华的肩头上,他拿捏的很准,并没有去刺吴华的要害,始终给吴华留一口气。

“噗……”吴华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神色狰狞的转头看着肩头,那柄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身体,从另外一面透了出来,依旧没有鲜血,只是那种剧痛真的让吴华无法表达,他下意识的想要怒吼,但却依旧强行忍住了,他就算是死,也不会满足这些人变态的征服感。

“混蛋,我们都是飞云门的人,陈正你个老匹夫,今天你这么做,飞云门不会放过你们的。”罗林勃然大怒,虽然他平时总是和吴华互相问候对方的大爷,但那都是兄弟之间表达友好只是太过直接的问候,见吴华被这么折磨,他也是一阵心惊肉跳,愤怒不已。

“罗林是吧,听说你和这个女孩的关系不错。”执事长老看了一眼罗林,视线很快又落在云柔的身上。

见状,罗林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妙,脸色大变之际,执事长老已经笑容可掬的说道:“如果我在这里将打成重伤连动身的力气都没有,让后扒光她的衣服扔到外面去,你认为会发生什么情况?”

“你个老匹夫,你好歹是飞云门的执事长老,用这么卑鄙龌龊的手段对付一个女孩子,传出去你还有脸活吗?”罗林见执事长老将目标锁定了云柔,愤怒的破口大骂,他自己也无法想象,如果执事长老真的那么做,会发生什么情况,最糟的情况就是云柔被滴蜡抹油然后被一群牲口像猪一样拱上几天,冰封几天再来一个轮回顺带鞭尸。

云柔也被吓得脸色惨白,她虽然可以毫无顾忌的欺负罗林,但也是因为和罗林的关系让她可以肆无忌惮,可是面对这种真正强大的敌人,还是没有任何底气的,毕竟只是一个女孩,而且还是一个长得极漂亮水灵的女孩,真要是被扒光衣服扔到大街上,后果可想而知。

“怎么,还没人想说出风扬的踪迹吗?”执事长老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淡然笑道。

陈正话音落下,导师郑亮已经将云柔抓起来,一只手抓住云柔的衣服领口,作势要撕扯她的衣服。

罗林猛然站起身来,却被一名眼疾手快的导师一拳狠狠打在肩头,双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将坚硬的地板都撞击的碎裂,旋即被两名导师一左一右压制的趴在地上,他剧烈的挣扎,却没有任何效果,眼神阴狠如野兽般瞪着郑亮,咆哮道:“你他妈的敢动她一根毫毛,我要你的命。”

“凭现在的你?”郑亮双手抓住云柔,不屑的看着罗林。

“既然没人说,那只能等他自己上门了。”执事长老说。

郑亮作势要将云柔的衣衫撕裂,然而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声:“他来了……”

客栈中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着客栈外面,只见一道气势逼人的巨大光柱从天而降,仿佛陨石天降一般,撞击在客栈门口。

轰!

一声惊天地动的爆响,整个客栈都发生一阵剧烈的震动,而客栈门口处更是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碎石和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毁灭的墙壁树木融合在一起犹如漫天花雨一般四处溅射出去。

有三名导师来不及闪躲,被这道巨大的光柱直接吞没,整个身体犹如狂风中的落叶一般四处飘飞,身体飙射着鲜血。

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导致地面、墙壁、桌椅什么的,瞬间受到毁灭性的冲击。

冲击波狂卷入客栈中,范僮、葛燕、云海等人都处于冲击波的范围之内,瞬间被狂卷的蹭蹭后退,而吴华、华天等人以及一群导师都被掀飞了出去,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客栈的墙壁上,将一堵好好的墙壁撞击的四分五裂。

“风扬……。他……。”吴华一时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唐宁带着两个平底锅来救驾,罗林崛起屁股让陈正和其他导师爆菊,当然,前提是陈正这个老家伙还能坚挺如二十岁的小伙儿,也没有风扬现在出现来的让人惊讶。

“奚雨美女猜的果然没有错。”罗林道:“他是爱我的。”

“……”

“但是我们还是害了他。”奚雨低头轻轻说道。

“抓住他们。”执事长老在这种冲击中并未受到太严重的影响,双腿向后退,踏出两个深深的脚印便稳住了身形,同时大声对范僮以及其他导师说道。

“抓你妹的胸部长毛,老子现在还能跑?”吴华怒骂,大腿都焦了,跑个毛。

其他导师稳住身形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吴华等人身边,一对一的将他们拦住,防止他们趁乱逃跑。

“闭嘴……”五年前就在小魔兽山脉和风扬相遇的郑亮刚才被冲击的气血翻涌,恼羞嗔怒的一脚狠狠的踩在吴华的脸上,大声喝道。

“你他妈的敢踩我的脸,我诅咒你生儿子长大咪咪。”自己这张老少皆宜迷倒众生的脸被一条臭脚给踩住,吴华心疼的都快哭出来了。

而那三名受到这股爆炸冲击力的导师因为攻击来的突然,根本没有来得及凝聚元力护身罩,身体被好像被无数把利刃划过一样,鲜血淋漓。

“要靠这种方式救人,未免太过于天真了。”执事长老陈正不屑的冷哼一声,便狞笑道:“范僮、云海、葛燕,你们三个上去拿下他。”

范僮、云海、葛燕三人点了点头,便快速飞冲了出去,冲到客栈外,赫然看到半空中飘飞着一名身穿海蓝色服装的年轻小伙儿,其背后的巨大白色羽翼在阳光下显得璀璨放光,吸引了固莱城众多人的眼球。

许多人虽然都相隔甚远,但是因为风扬站的位置较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空中的人影,许多人都不由仰着头观望,心中的惊骇自然不言而喻,这个男人将在固莱城掀起腥风血雨,早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现在又使用飞行武技飘飞在空中,给这些凡夫俗子的冲击实在是太震撼了。

“风扬,如果是在飞云门,或许我们的相遇,应该是把酒言欢,不过时间和地点以及立场都不对,只能各自为战,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看着风扬,范僮脸上不再有什么仇恨之色,相反,有的只是对于一个可敬可畏对手的尊敬和器重,“说实话,我现在晋升到一品武帝,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一年多前和你的一战,或许我到现在都无法有所突破。”

“这很好。”风扬淡然说道。

“飞云门那么多弟子中,哥最不想正面交手的人就是你,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云海无奈的说道。

陈正见他们几个竟然像似老朋友一样寒暄起来,气的吹胡子瞪眼睛。大声喝道:“现在不是让你们叙旧,给我拿下他,难道你们也想变成第二批叛徒?”

云海回头看了一眼执事长老,又回头看着风扬,道:“你看到了,这个老家伙太强势了,没办法,只能得罪了。”

“日后有机会,我定当陪诸位不醉不归,至于现在,我也只能得罪了。”风扬同样淡然说道。

云海、范僮、葛燕三人都不由得被风扬这句话搞的迷糊了,难道风扬现在真的有那么自信,足以以一敌三?咱这三人可是飞云门风云榜前三的高手,不是万剑宗的那种残废弟子啊,这也太伤人自尊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