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六十一章 将他安葬了吧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个人的心弦都紧绷到了极点。

随着时间多过去一秒,就多一分忐忑不安。

风扬身体所需要的消耗有无属性能量提供,而且风扬是纯阳绝脉体,这种体质有不用心脏而存活下来的例子,而且没有心脏是拥有纯阳绝脉体的人战斗力变得更强,简直堪称是一个战斗机器。

没有心脏就等于没有死穴,只要肉体不灭,就不会死亡。

但是心脏是人体最为重要的器官,没有心脏对常人而言是必死无疑,就算是纯阳绝脉体,死亡的例子也更多。

不过风扬现在并未断气,因为无属性能量凝聚成战甲形态,战甲释放出无数条能量丝线连接着身体各处,这些能量完全能够自给自足,而原本连接着心脏的十条能量丝线此时却是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圆球,这个小圆球便是处于心脏的位置,好似一个特别的心脏。

两个时辰不算长,而此时狐仙小居里的每个人都感觉时间走的很慢,却又怕时间走的太快,于是一群人就抱着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情静静的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噗!”

突然,一道清脆奇异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中响起,此时这道声音就好似平地一声惊雷,打破了宁静却紧张的气氛。

尤雪儿、胡蝶、三大武圣同时将视线朝发生的地方投射过去,于是,几人脸上都露出一丝笑容,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风扬手臂轻轻撑着床榻,站起身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然后就醒了。

“奇迹,这也算是奇迹吧。”唐卓满脸欣慰的笑容,他对风扬生死的关注显然比要比对吴华的多得多,毕竟风扬的生死可是关系到能否诞生一个绝世强者。

风扬的醒来让尤雪儿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会心一笑之后,原本分成两份的担忧和期待,此时合二为一,全部放在吴华身上。

“时间差不多了,算了吧。”圣手白杰摇头叹息道。

“不可以。”尤雪儿飞奔到海泊冰灵棺旁边,死死的护着海泊冰灵棺,就好像生怕有人打扰到吴华一般,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她故作坚强,大声咆哮:“华仔不会死的,他不会丢下我,他答应过我。”

圣手白杰一愣,这还是他成为武圣以来第一次被人这么咆哮,而且还是被个娇滴滴的小女孩,让他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女孩太紧张吴华了,放不下也是人之常情,白杰还不至于跟尤雪儿这个在他看来可以让他孙女的小女孩一般见识。

“白老前辈,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风扬也不想就此放弃,担忧的看了一眼吴华,心急火燎的问道。

“如果连换上你的心脏都没有用的话,那就只有放弃了。”白杰道。

就好像被一道雷劈在头顶上一般,那一瞬间风扬感觉有些天旋地转,踉跄的后退了一步,这样的事实显然也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我建议还是给他选个墓地安葬吧,给死者一个安身之所,看到只会徒增伤悲。”唐卓像似一个长辈般和善的说道。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尤雪儿摇着头,咬着红唇,想忍住不哭出来,想让自己坚强,她一直不想哭,不想让自己真的悲伤,因为她始终在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不哭,吴华就是没有死,哭了就代表是在为吴华的死而伤心,可是最终却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悲痛,放声大哭起来。

“为什么努力了这么久,却还是无法拯救你。”风扬鼻头发酸,在黑夜中都不受任何影响的视线在此刻却模糊了,让他看不清了躺在海泊冰灵棺中自己兄弟的熟悉的脸,一颗颗泪水沿着脸颊滑落。

“华仔,你快醒醒,你真的不要雪儿了吗,你醒醒啊。”尤雪儿趴在海泊冰灵棺上,望着躺在海泊冰灵棺内的吴华,泪水一颗颗掉落在吴华的脸上,打湿了他的脸。

一声声撕心裂肺,声嘶力竭的呼喊声让人听得鼻头发酸,泫然欲泣,但是旁人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这个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女孩。

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可吴华最终还是没能在规定的时间内醒过来,而且还超出了一个时辰,以圣手白杰的经验,吴华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

可是尤雪儿仍旧坚信吴华不可能就这么死掉,不管是接受不了这种事实也好,还是自欺欺人也好,尤雪儿就是不同意将吴华的肉体安葬,就算吴华永远也醒不过来,她也要这样一辈子陪在吴华的身边,看着“沉睡”的他慢慢变老,直到死去。

尤雪儿一如既往的帮吴华擦拭身体,每天都让他保持干净的身体,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就可以以全新的面貌迎接崭新的人生。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风扬的悲痛并不比尤雪儿少,可是他不得不振作起来,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是他不得不去面对的,或许,在他心里面,也还抱有一丝希望。

不出所料,落日城的那些强者如期来讨伐风扬,势要将毁坏武魂雕塑的最大嫌疑人击杀。

但是绝情剑吕逸却是异常狂傲的放下话:“风扬已经离开了,要杀他就去找。”

落日城那些强者虽然都是名震江湖的成名强者,也有各方枭雄,但是在武圣强者的面前,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地位抑或是影响力,都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媲美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也只能悻悻的离去。

在各自的地盘,他们可以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可是要他们在三大武圣手上强行拿人,要逼迫三大武圣,他们还真没那个能耐。

翌日。

三大武圣将风扬叫到房间内。

吕逸道:“落日城的那些人必然都盯着你,你以后行走肯定会有些麻烦,所以现在我要给你一个身份,不过这个身份也要你自己用实力去证明,并且争取一番。”

“什么身份?”风扬问。

“仲裁教会总教的至尊级教头。”吕逸的神色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就如同外人给他的荣耀称号一般,绝情,冷酷,“有了这个身份,也能威慑一下那些人,给你这个身份也是希望你尽快解决掉一些杂事,然后过来跟随我们修炼。”

“我明白。”风扬点了点头,成为仲裁教会总教的至尊级教头,在对于大陆上所有城市的仲裁教会而言,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教的至尊级教头的身份地位,比之任何一个城市的仲裁教会教主的权利地位都要高的多,有了这重身份,其他人想要对付风扬,还真不得不顾忌一下仲裁教会。

只是风扬不明白,虽然绝情剑吕逸是武圣强者,可是却也不能左右仲裁教会总教的事情,他是凭借什么可以凭空任命自己为仲裁教会总教至尊级教头?

似乎看出了风扬内心的疑惑,唐卓这个在三大武圣中最为热情和善的老前辈笑呵呵的说:“你心里疑惑也是正常,毕竟知道吕逸另外一个身份的人屈指可数。”

“另外一个身份?”风扬回头看着吕逸。

“实际上,仲裁教会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不是总教的教主,而是教皇。”唐卓那犹如四十岁成年男子的俊朗成熟的脸上露出一道睿智的笑容,“因为当年发生的一些事情,不但让他得来绝情剑这个称号,还被破格邀请任命仲裁教会的教皇。”

至于是什么事,风扬虽然好奇,但见唐卓没有详谈的意思,他也很聪明的选择了避重就轻。

“虽然我是教皇,但是要成为仲裁教会总教的至尊级教头也并非一句话的事情,原本要成为至尊级教头是需要经过重重考验和在仲裁教会有足够大的贡献,然后一步一步从猎头人升到制裁者,再是黑铁级教头,一步一步的晋升上去。我出面,可以直接破格让你挑战至尊级教头,能否成功,则看你的实力。”绝情剑目光冷漠的毫无感情,话语也是一如既往的冷如寒冰。

“多谢吕前辈。”风扬拱手道。

“现在武魂雕塑被打碎,为了防止凶手再出手破坏雕塑,我们必须去那边镇守,其他的事情就全靠你自己了。”唐卓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沉重,武魂雕塑被打碎,如果再遭到类似强度的攻击,恐怕就再无悬念了。

三大武圣离开后,狐仙小居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尤雪儿陪伴在吴华身边不离不弃,胡蝶无所事事,三番四次的来骚扰风扬,企图要风扬陪她出去溜达,但风扬心里有着太多的困惑,对胡蝶爱理不理的,胡蝶便气呼呼的说了一句“神经病,全都是神经病”之后就生着闷气独自出门了。

风扬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解释夏颖的事情,当天在落日城中央位置攻击武魂雕塑的时候,夏颖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拥有的,而且那条手臂也酷似魔兽的手臂。

可如果夏颖是魔兽变化而成,抑或是被魔兽侵占了身体,可是在相处的期间,又怎么会对以前的事记得那么清楚,并且在回忆往事时那么人性化的表现出憧憬,思念,惆怅之类的人类丰富情感才能表现出来的神情?

而如果她没有被魔兽侵占身体,她攻击武魂雕塑的时候突然变化出来的手臂发出恐怖一击又作何解释?

“如果她真是夏颖本人,那她就真的会那么狠心坚决的陷害我,让我成为人类人人喊杀的公敌吗?”

“妈的,真是烦透了。”风扬用力晃了晃脑袋,以前的事情一样没有解决,现在却又多出来一些困扰,让他总是有点不知所措。

想不通,风扬便打算先去仲裁教会总教,这些事情,总是要一步一步的解决,成为总教的至尊级教头,便是第一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