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一章 特招弟子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就在这时,来疾驰过来两道身影,显然这两人和欧阳飞宇是一道的,只是欧阳飞宇发现情况先一步赶过来,而她们的速度稍慢,到此时才堪堪赶到。

而突如其来的两个女孩让风扬嘴角的笑意更浓。

竟然是在海边救过的瓷娃娃女孩和长腿女子。

年仅十五岁皮肤粉嫩彷如一个精致瓷娃娃的白云和一双美腿能够秒杀所有雄性牲口让任何男性都会血脉贲张瞎想偏偏恨不得将她双腿分开并且抬起来狂拱的沈蓉看到风扬也都是一阵错愕,两人情不自禁的惊呼。

“小哥,是你。”

“大哥哥,怎么是你?”

“你们好。”风扬又恢复了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朝白云和沈蓉咧嘴笑笑。

那五名侍卫更是错愕万分,目瞪口呆的望着风扬,又看看沈蓉和白云,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从她们的诧异的语气和神色中,傻子都能分辨出来,她们之间认识。而下一刻,五名侍卫也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大麻烦了。

欧阳飞宇也煞是好奇的看着风扬,旋即回头看着沈蓉,不过神色很快便又恢复了那种让风扬很不喜欢的极致淡然,道:“你们认识?”

“恩。”沈蓉点头,“前些天海边魔兽作乱,就是他将我们救了的。”

“他?”欧阳飞宇颇有些惊讶。

那五名侍卫也都惊愕的目瞪口呆,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击杀魔兽的盛况,但是都听说了战况的激烈,有那么多高手助阵,欧阳飞宇和踩花蜂都双双负伤,足可见那魔兽的厉害程度,而这个少年竟然能够将沈蓉和白云双双脱离险境,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皮肤粉嫩身材娇小神情可爱精致如瓷娃娃让人生怕碰触的力量稍大就会将其撞碎的白云走到风扬身边,单纯的她倒也没有那些歪心思,不拘小节的拉着风扬的手臂,“大哥哥,那天都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救了我和蓉蓉姐,今天既然来了天煞门,一定要让我们好好招待你哦,对了,我叫白云,她叫沈蓉,你呢。”

“早知道你们是天煞门的人,我就不推辞了。”风扬心里暗想,不过却也没有说出来,只是一笑置之,被这么一个可爱单纯的女孩拉着,骨子里蕴藏着猥琐和淫荡脾性的风扬都不好意思往龌龊的地方想了,他笑着道:“我叫木易。”

“木易?”白云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又开心笑了。

“小哥。”沈蓉也走到风扬跟前,不过自然不会像白云那般不拘小节,倒是很有大家闺秀风范的立在风扬跟前,温婉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来加入天煞门的,不过这几个败类却是谋财害命。”风扬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倒也不是告状,只是他看的出来,沈蓉和白云在天煞门的地位不低,要不然也不会和欧阳飞宇走在一块,把事情告诉她们,让她们引荐,进入天煞门也就简单多了。

听完风扬的讲述,那五名侍卫急忙辩解道:“大师兄,你们千万别听他胡扯,他根本就是蔑视天煞门的威严,把我们打伤,我们说欧阳师兄不会放过他,他却说什么天煞门大师兄被一个籍籍无名的人羞辱,他也能羞辱你。”

“闭嘴。”欧阳飞宇迅雷不及掩耳一巴掌过去,那胖子还没有站稳,就又打着旋儿飞了出去。

“一群老鼠屎,天煞门的名声,就是被你们这种人给败坏的。”沈蓉的神色也一下子阴沉下来,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子突然发飙,所带来的威压倒是不小,吓的那五名侍卫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沈蓉横眉冷对,眉头微微一挑,“还不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是……”胖子、光头等五人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瞪了风扬一眼,便都飞身一跃,瞬间消失在风扬视线中。

“小哥,实在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沈蓉朝风扬露出一道歉意的笑容,然后便邀请风扬进入天煞门。

按照她们的讲述,在没有到招收弟子时期,天煞门是不招收任何弟子的,不过她们却扬言可以走关系,破例特坟风扬加入天煞门。

风扬倒也颇为惬意,有人相助省去麻烦自然是好。

路上,白云好奇的问道:“大哥哥,上次在海边,我们遇难的时候,你在海里用的那个能让我们呼吸并且保护我们的是什么武技啊?”

风扬淡定自若的笑道:“那不是什么武技,只是我出门来学艺的时候,家父为了让我有自保能力,就花高价买的防御宝物而已,可以释放出防御气罩自保。”

“呀。”白云突然惊叫一声,吓的旁边三个人齐刷刷侧目,白云吐了吐可爱的小粉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我也有那种防御宝物,当时人家吓懵了,根本就没想到用,真笨呢。”

“呵呵……”

“哈哈。”

见白云这么可爱单纯的样子,风扬大笑,欧阳飞宇呵呵一笑,沈蓉便是抿嘴轻笑。

从三种笑声中其实便已展现出三人的性格。

风扬倒也觉得正常,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子,在遇到那么危险的情况,自然会手足无措,心慌意乱,要是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来思考应敌,那就是了不得的高手了。

跟着欧阳飞宇等人在林中行走,倒是没有遇到任何机关,风扬也在暗中偷偷将路线记了下来。

进入天煞门之后,天煞门的规模和壮观程度远远超出了风扬的想象,他见过最豪华的门派就是飞云门,在固莱帝国的时候,进入飞云门都被飞云门的那种庄严和蓬勃的气势给震的不行,不过和天煞门比起来,飞云门似乎就显得太寒酸了。

刚刚来到天煞门,触目可及的是两根高达百丈的撑天巨柱,两根巨柱之间的距离有五十余丈,上空被一根同样粗大的石柱搭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门口。

“这气派,真不愧是天煞门。”风扬心中暗赞,在这种地方修炼,心灵都会开阔一些吧。

沈蓉让风扬在门口等候一下,她们先进去帮风扬办理一下入门手续,拿到天煞门的徽章才可进入。

交代了一下,沈蓉、白云、欧阳飞宇三人便进去了。

风扬一屁股坐在地上等候,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都只是匆匆看了风扬一眼就各走各的。

这时,走过来几个人倒是让风扬眼前一亮,赫然是当初要收他做小弟的陈豪以及喜欢参与追捕罪犯活动的倪灵等人。

这么看来,倪灵和陈豪在天煞门的地位只能算一般,这从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道理上就可以分析的出来。

和欧阳飞宇一道回来的是沈蓉和白云,而陈豪、倪灵他们是一道。

风扬不动声色的坐在大门口。

倪灵也看到了风扬,看了风扬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显然根本就认不出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就是当初那个忽悠她去勾搭踩花蜂并且打败她崇拜有加的大师兄欧阳飞宇狂虐天煞门两大师傅的秦寿。

“咦,这不是那个在飞行魔兽上睁着眼睛睡觉的小子嘛!”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传入风扬的耳朵。

他抬头看去,却见几名天煞门年轻弟子矗立在他对面,看似是要返回天煞门,刚好认出了自己。

“千古奇葩啊,哈哈。”旁边的人也笑着附和。

风扬也不生气,朝他们露出一道憨厚的笑容。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些人见风扬如此憨厚,倒也不再好意思讥讽挖苦,只是他们的对话倒是吸引来不少人,惹的周围议论纷纷。

片刻。

沈蓉、欧阳飞宇、白云三人便又走了出来,见到撑天柱汇聚了不少人,还以为风扬又闯了什么祸,赶过去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围观风扬,对他指指点点的。

“欧阳大师兄、沈师姐、白师妹。”

见到三人,周围的人都露出恭敬的神色,不过更多的是恭维。

“都干什么?”

“没事,就是这小子几天前来天煞门,竟然在飞行魔兽上睁眼睡觉,叫都叫不醒,大家好奇看看而已。”

沈蓉眉头一挑,见到自己的恩人被当笑话挖苦围观,心里颇有些不舒服,她冷声道:“从今天起,他就是天煞门特招弟子,门主亲自批准特招的。”

“什么,门主亲自批准特招的弟子?”这一句话无疑彷如一个重磅炸弹丢入深海中,震起惊涛骇浪,周围的议论声瞬间从这个千古奇葩在飞行魔兽上睁眼睡觉转变到门主特招弟子上。

谁也看不出这个少年有什么地方值得门主亲自批准特招,有人还调侃的心想,难道是因为睁眼睡觉的绝技?

他们都知道天煞门招收弟子的严格,不管是哪个门派,都有特定招收弟子的时期,一般要让一个门派在平时特招弟子,那都是有过人天赋和才能的,天煞门这种超级门派自然更是严格,他们入门多年也没见过哪个是特招进来的,只是听说当初欧阳飞宇属于特招,但那也只是王清直接招收到自己门下而已。

“我看是这小子攀上沈蓉和白云或者欧阳大师兄的交情才走的后门吧,要不然他凭什么被特招进来。”有羡慕嫉妒恨者为了平衡自己的心理如此说道,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在哪里都少不了。

“我看也是,看沈蓉对这小子的热情,肯定是有不浅的交情。”

“管他呢,他特招就特招,要是没什么过人才能,丢人是丢他自己的。”

风扬根本不在意这些虚名,以他现在的心智,哪里会因为这样的场面而动容,不过他现在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自然不能表现的太抢眼,便站起身来,憨厚的拱手笑道:“各位师兄师姐,师弟木易,以后就是同门,还请师兄师姐多多关照。”

“好说。”众人虚伪的回应。

见风扬如此神态,沈蓉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卑不亢,不骄不躁,而且人又憨厚善良,有舍己救人的热心肠,兴许天煞门能出第二个欧阳飞宇呢。

随后,跟着沈蓉等人,风扬来到一处小山脉,说是小,也只是和天煞门中央位置相比而已,这是处于天煞门靠西南的一个峰峦———疾云峰。

天煞门有许多这样的小山脉,中央是一个最大的山峦,山峦周围便是许多小山脉,每一个山脉都是一个分支,都有一两个师傅负责收徒传功。

经过沈蓉一路上的介绍,这疾云峰是天煞门所有分支山脉中垫底的一个,负责传功授艺的师傅叫曹诸凡,在手里的弟子最少,而且教导出来的弟子却也少有出类拔萃的,大多数都是比较中庸之辈。

其实在二十多年前,疾云峰出过一个惊采绝艳之辈,那人的天赋和成就比之欧阳飞宇都还要高的多,可是在一次历练中,这名惊采绝艳的强者却死于魔兽手中。

自从那人死后,疾云峰便没有出过任何惊采绝艳之辈,愿意去疾云峰修行的弟子越来越少,每一次招收了新弟子,都是被其他师傅先选了好苗子,剩下的“残羹剩饭”便流露了疾云峰,这样的恶性循环之下,导致疾云峰越来越没落。

而这次将风扬这个特招弟子放到疾云峰去跟着曹诸凡修炼,也是天煞门门主白孔海的意思。

站在疾云峰之上,瞭望着这蓝天白云,俯视着苍茫大地,风扬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一个新的征程,等着吧,我定会解开所有谜团。

熏月,我定会为你找回肉身,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一定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