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四十二章 拜师求学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疾云峰的规模不算最小,成片的树林让这里的环境优美,空气清晰,天地灵气精纯,不过让风扬感到不解的是,这里的温度比其他任何地方包括朝阳城的温度都要高,来到树林,风都带着炙热的能量。

穿过树林,触目可及的是一个偌大的四合院,院子中间是一个空旷无比的练武场地。

风扬被直接带到四合院最深处的主殿中,这座主殿虽然算不上气势磅礴、也一点都称不上壮观,但是却也别有一点古朴的气息。

在主殿中见到了疾云峰的传功师傅曹诸凡。

曹诸凡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但是身体看上去还挺硬朗,修炼者都有这样的体魄。

曹诸凡身边还有几名弟子,看似是在给这些弟子传授经验。

沈蓉开门见山的将事情给曹诸凡说了一遍。

曹诸凡打量了一下风扬,点了点头,他倒没有在风扬身上产生什么想法,只是想到更深的一层,门主让特招这么一个少年到我疾云峰,是因为这个小子真的天赋过人平衡一下天煞门各大山脉的整体实力,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曹诸凡一时间也想不通门主这么做的目的,便转头看着沈蓉说道:“既然是门主批准特招的,那就留下来吧。”

“参加师傅。”风扬拱手朝曹诸凡行了一个简单的拜师礼,却是没有跪下,他坚毅刚烈的性格让他无法轻易下跪,这一生,只归天跪父母。

曹诸凡一大把年纪,又怎么会看不到这么一个小细节,他故意沉着脸问道:“你为何不跪,难道是认为我不够资格成为你的师傅吗?”

风扬不亢不卑,平心静气的说道:“弟子不是那个意思,拜师求学讲究的是一个诚,诚心拜师学艺,便是站着也是一颗赤子之心,也会尊师重道,若是不诚,就算跪拜也是虚情假意,自古以来,多少按照繁文缛节三拜九叩拜入师门以此博得师门欢心,得以毕生传承,可最后却照样欺师灭祖,背叛师门,既然如此,又何必拘泥于这些俗套的理解。”

沈蓉、白云、欧阳飞宇以及旁边几名年轻弟子都不由得被这么一段话给震的目瞪口呆,第一次拜见师傅就敢如此顶撞反驳师傅,这小子的胆子还真不小。

沈蓉神色古怪的看着这个叫木易的少年,美眸中的神色闪烁不定,刚才他在夸夸其谈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神态和气势竟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一点都不像似一个年纪轻轻的憨厚少年,倒像极了一个经历过无数风雨生死的老江湖。

她美眸流转,嘴角微微划出一道笑意,这个小子还真是古怪,明明是来拜师学艺的,却又敢如此顶撞传功师傅,一般刚入门的弟子,就算性格再如何刚烈,也会为了给师傅一个好印象而或诚心或虚情假意的跪拜行李,可是他倒好,不跪便罢了,还说出一些道理来反驳,难道他就不怕以后师傅对他不满不尽心传授吗?

曹诸凡神色也有些怪异,似赞赏他的不拘小节,又似不满他的桀骜不驯。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倘若你跪拜,我又如何知道你是否心诚。”

“说句得罪师傅的话,如果连一个人是否诚心还需要用跪拜来表示才看得出来,那这个师傅又有何德何能来教导弟子,来授业传道。”风扬憨厚的笑了笑,但是结合他方才那一番话,让他这种憨厚的笑容看上去总显得有些怪异。

风扬这句话一次,现场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就连欧阳飞宇都被惊讶的出现些许诧异的神情。

沈蓉和白云都是目瞪口呆,一脸错愕的看着风扬,那个白云更是恨不得上去咬风扬两口,这家伙怎么这样……。简直……简直就是太有个性了。

那几名年轻弟子都已经惊为天人了,第一次见面就敢对师傅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这样得罪传功师傅,这家伙简直就是神人。

要发飙了。

师傅要发飙了。

那些年轻弟子见到曹诸凡沉默不语,眼神灼灼的盯着风扬,一个个都屏住呼吸,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狂跳。

这是暴风雨前短暂的平静?

“哈哈哈。”曹诸凡突然发出浑厚中略带狂傲的笑容,“好……。好……。好……。哈哈哈。”

一连三个好,让曹诸凡的身上突然流露出一种慑人心魄的气势,那是一种真正让人心悸的威压,他张扬狂笑道:“好一个何德何能,好一个特招弟子。”

众人见曹诸凡这样的神态,也都纷纷暗自松了一口气,都为风扬捏了一把汗,虽然因为疾云峰的没落导致曹诸凡在天煞门的地位不怎么样,但毕竟是一个山脉的传功师傅,自身实力还是过硬的。

然而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之际,曹诸凡的话锋却突然一转,眼神再次变得犀利起来,“不过光会说不是本事,如果你没有表现出过人之处,并且出人头地,你今天的一番话只会显得滑稽,落人笑柄,我也会将你逐出天煞门,一个能言善辩又有一副好身手的是豪杰,一个能言善辩但却是虚有其表的是地痞小丑,你要记住,希望你接下来的表现会令人满意,可以对得起你这个特招弟子的身份,否则丢人现眼的只是你自己。”

“弟子谨记。”风扬拱手道。

“你叫什么?”

“木易。”

“好……”曹诸凡似乎对这个特招弟子还算满意。

那几名年轻弟子都不禁诧异万分的盯着风扬,倒也不是因为风扬是特招弟子的身份,而是一个特招弟子竟然会被分配到疾云峰,这让他们极其费解,不过心里倒也是挺高兴的,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能被特招进来的弟子哪能是脓包,一旦这个特找弟子出头了,疾云峰自然也会跟着出头。

不过他们心里同时也有另外一种想法,那就是特招弟子,这个特招弟子出人头地了倒还好,要是没有出头,那就更丢人了。

这就是一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心态,就好比一个小孩子要是搬不起一个百十斤的石头倒还无可厚非,大家都会认为没什么,理所当然,可是一个成年猛男要是搬不起一块百十斤的石头,那就贻笑大方了。

“各位师兄,以后多多关照。”风扬一副憨厚老实的神态,演技不可谓不高超。

那几个年轻弟子也纷纷笑着道:“师弟客气了,以后就是同门师兄弟,彼此帮助,团结第一。”

“小杏,你带他去熟悉一下吧。”曹诸凡对一名年轻弟子说道。

那被曹诸凡称之为小杏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一个短平头,身材健硕,虽然没有让大部分女孩见着就犯花痴尖叫呐喊争先恐后英勇献身的帅气脸庞,但是棱角分明的轮廓,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眼睛是眼睛的,配合一个短平头,却也显得特别精神,猥琐的很有精神。

“木易,你就现在这里熟悉一下,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们。”拥有一双能够秒杀大部分雄性牲口美腿的沈蓉笑着对风扬说了一句。

“记得要来找我们哟,我们可以一起玩。”白云这个小女孩天真无邪的对风扬说,她这样说只是一种单纯的认为风扬是她们的救命恩人,没有任何杂念。

不过在例如小杏这样的人看来,就感觉有些暧昧了,总觉得这句话是那样的邪恶,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