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八十八章 会不会是他们?

辣椒江Ctrl+D 收藏本站

“冷师兄回来了。”

“冷师兄是谁,比欧阳大师兄还厉害吗?”

“你才加入天煞门三四年,自然没怎么听过天煞门以前的大师兄冷月。”

“说说看啊,帅吗?有欧阳大师兄那么帅吗?”

“当然帅,而且特别的酷,当年追求暗恋冷师兄的师妹可是占了天煞门女弟子的大半,简直就是大部分师妹心中的白马王子啊。”

“大概是十多年前吧,冷师兄就获得下山游历的机会,那时候我们都还只是二十左右,冷月师兄算是下山游历年纪最小的一个,就算是欧阳大师兄也足足到二十三岁才达到下山游历的标准,但是之后却谁也不知道冷师兄去哪了,十多年来没有回过天煞门一次,天煞门也失去了冷师兄的消息,所有人都以为冷师兄遭遇不测了呢,毕竟古往今来,下山游历的人之中有很多都遭遇不测。”

“那时候冷师兄可是号称天纵奇才,那时候他的实力等级虽然不算太高,但是一手快剑在所有弟子中所向披靡,别说同门师兄弟了,就连大部分传功师傅都躲不过冷师兄的快剑。”

“他下山游历接受考核的时候,那一剑可是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撼,我至今都忘不了当时那一剑的视觉冲击,简直快到了极致,快过了音速,而且冷师兄有个特点,从始至终都只是用一柄白菜价格的普通铁剑。”

“冷师兄离开之后,欧阳师兄才崛起了。”

“那你们说是冷师兄厉害还是欧阳师兄厉害?”

“冷师兄都离开十多年了,虽然欧阳师兄也很厉害,但我觉得还达不到冷师兄的高度。”

“咱们快去看看吧。”

沉寂已久的天煞门突然惊起惊涛骇浪,每个有些资历的弟子都在夸夸其谈,炫耀着自己的见多识广,在这一点上,也终于让各位师兄找到了和师妹亲近的借口。

“师妹,你要是想知道更多有关于冷师兄的事情,咱们不如找个时间去后山进行一番更深入交流,探讨一下人生和生人的问题。”

“后山安静,咱们不如去那里坐下来,一边吃点水果,一边看看夕阳,多有气氛呐。”

诸如此类的邀请此起彼伏,由于僧多粥少的缘故,一个女弟子至少要受到四五份诸如此类的邀请,而且让一些单纯的师妹都凌乱了,为什么每个人邀请的地点都是后山呢?

不知所以的新弟子虚心讨教,让天煞门更是沸腾的如一锅沸水,到处都是议论这件事声音。

大部分弟子都开始往天煞门大门口赶过去,而且由于大部分弟子都将冷月神化,无论是男弟子还是女弟子,都热切的想要看看这个消失了十多年的冷师兄。

老弟子欲图观望一下冷师兄如今达到什么境界,而新弟子听老弟字吹的天花乱坠,也压制不住好奇的心想要一睹冷月师兄的风采,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有传言中那么优秀。

霎时间,天煞门大门口便汇聚了数以千记的弟子,就连欧阳飞宇、沈蓉、白云等人都前来一睹究竟了。

不过此时的沈蓉却一反常态,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处事泰然从容且优雅高贵的风采,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紧张,几分期盼,几分热切还有几分忐忑,一颗心不由砰砰乱跳,紧张的像个小女孩一般紧握着双拳。

“来了,冷月师兄回来了。”有认识冷月的老弟子登时惊呼起来,视线一直紧紧的锁定着前方的树林。

这是天煞门下山和上山的必经之路,树林中有奇门阵法,但是达到下山游历批准的天煞门的弟子都会有自由出入的方法。

“确实好帅,好酷啊,比欧阳大师兄还帅呢。”

“胡说,欧阳飞宇大师兄是最帅的,冷师兄虽然也好帅,可是还是欧阳师兄帅一点,而且欧阳师兄的气质也更有魅力。”

“冷月师兄更帅。”

冷月还没有走过来,一大群女弟子就已经自发自主的分成了两个派系———

冷派和蛋黄派,哦不,欧阳派。

两个派系的人剧烈的争论隐隐有往实战较量的方向发展的趋势。

“咦,冷师兄身边的女人是谁,好美啊,咱们天煞门没有这没漂亮的弟子啊?”

“真的好美。”

女弟子还在就“冷月更帅还是欧阳飞宇更帅”这个问题进行一番剧烈的争辩之际,所有男弟子都已经被冷月师兄身边那个气质优雅灵动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一股让人窒息的高贵脱俗气息仿若一个坠落凡尘仙子般的女人所吸引住了视线,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了。

没有了丝毫小女孩的青涩,浑身完全被典雅高贵的气质弥漫,一身绫罗轻纱的长裙,让漫步在有着阳光斜射有着榛莽丛生的树林边沿的她就仿佛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出众夺目,从树叶缝隙间投射下来的星星点点点缀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让她更是显得清新脱俗。

“看来你很受欢迎嘛,还没有到就有这么多人来迎接了。”夏颖轻轻抿了抿嘴,说话时不疾不徐,尽显从容之态,那一抹浅笑,更是彰显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灵动脱俗的美。

经过了十个伤春悲秋的季节转换,经过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岁月年轮的洗涤,这个青涩的女孩也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女子。

此时的她越发的迷人,气质越发的出众,那种不显妖艳的清新脱俗的美让她无论走到哪,都彷如万花丛中一朵最为耀眼奇特的花,虽然并不妖艳,色彩并不是那种俗气的五彩,但却让人一眼就能在七彩斑斓色世界中发现这一独特的色彩。

冷月不置可否的看了夏颖一眼,并没有说话,十年的接触,虽然彼此依旧极其的熟悉,但他的性格如此,十年来依旧没有做出丝毫改变。

这十年,他陪着她游历了所有帝国,只有寻找那一个他,辗转反侧,来到大陆,他带着她一起回到这个培育他成才的门派。

不知道她还要寻觅多久,但只要她还要继续寻找,他就会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守护着她。他无所谓能否得到回报,只求她能展颜微笑,他喜欢她笑,她笑起来时很美,他也就笑。

虽然十年时间,能够淡忘很多事情,很多人,她也时常说自己已经放下了,淡了,游历天下,只为看看各国的民族风情,可是冷月知道,她潜意识中还是想见见那个与她有着很深误会的人,见见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因为误会和舆论的压力与之擦肩而过的人。

“欢迎冷月师兄回归。”

不知道谁当先喊了一句,紧接着数以千记的弟子齐声高喊着这句话,声浪犹如山呼海啸一般回荡在天煞门之中。

欧阳飞宇当先朝冷月走过去,沈蓉紧随其后。

“冷师兄,你好,我是欧阳飞宇,在天煞门听过你许多传闻,有机会切磋一下吧。”欧阳飞宇直截了当的说明自己的来意。

在某一个领域有着一定造诣的人总是会对同一领域的高手有着惺惺相惜的感觉抑或是挑战的欲望,他们的血性和骄傲总是让他们想证明自己比对方强,战胜对方,从而获得一种成就感。

“再说吧。”冷月自然看得出来眼前的男子是个较为强悍的对手,自然也有一较高低的心态。

欧阳飞宇愣了愣,没想到冷月竟然拒绝的如此干脆,而且神情是那么冷酷,面无表情。

两个人几乎是两种极端,欧阳飞宇淡定到极端,冷月则冷酷到极点。

“你回来了。”一双腿美的令人发指的沈蓉突然从欧阳飞宇身后出现,神色幽幽的看着冷月,又看看夏颖,神情更是古怪,略带些许幽怨的神情,又毫不掩饰那无尽的思念。

冷月看了沈蓉一眼,淡淡的点头,“恩。”

“爹和白伯伯都很挂念你。”沈蓉说,虽然她很想说我好想你,可话到嘴边,却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十年了,很多事,很多人都已经在时间的年轮中发生着让人措手不及的变化,那些美好的抑或不美好的,都停留在时间刻度的尾端,可以留恋,可以回味,却不可以回去。

周围不明就里的弟子疑惑的看着沈蓉和冷月,心里生出千万种暧昧的猜测,不由的向那些知情的老弟字请教,“冷师兄和沈师姐什么关系?”

“在冷师兄还没有下山游历之前,他和沈师姐的关系就一直很好,沈师姐一直都很喜欢冷师兄,不过冷师兄一直没有表态,两人保持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现在冷师兄竟然带回一个大美女,事情复杂了。”知情人士透露。

随着冷月进入飞云门,去拜见门主白彦弘以及他的传功师傅沈天啸时,所有人都散了,只是这个话题已然成为天煞门脍炙人口的热门话题。

风扬在疾云峰和山洞都没有找到曹诸凡等人的踪影,便心知事情往最坏的情况发展了,他之所以这么急着赶回来,就是担心这种情况发生。

毕竟白彦弘和沈天啸发现轩辕刀是从天煞门飞出去的,回来自然会把事情调查清楚。

“冷师兄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大美女,看来沈蓉师姐白等这么多年了。”

“真的假的,冷师兄竟然回来了,不是说他已经失踪好久了,都被判定是死亡了吗?”

“这还有假,难道你没刚才没去门口看?”

“刚才和小师妹去后山了,没来得及,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正事的。”

走在路上,随处可以听到有关于冷师兄的讨论,风扬心头突然升起些许异样,冷师兄?在他的印象中,曾经也认识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姓冷的人。

“会不会是他们?”风扬暗自猜测,可是最终还是苦笑一声,世界这么大,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找了个看上去还算正派的弟子,走过去问道:“帅哥,疾云峰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那看上去很正派的弟子斜眼瞥了风扬一眼,就往前走,“我还有事呢。”

风扬将一袋金币往地上一扔,大叫:“哎呀,谁掉了这么多金币啊,哇,好几千呢。”

那作风很正派的弟子顿时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往风扬冲过来,“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师兄估计是游历才回来吧,不知道也很正常,现在疾云峰所有人都被三十飞龙关押起来了呢。”

“怎么回事?”风扬心中陡然冒出一股怒火和寒意,但脸上却依旧带着不以为然的笑容。

“据说是疾云峰发现天材地宝欲图据为己有,被连天峰的人发现还杀人灭口。”那正派弟子说道,然后看了看风扬手中的钱袋,“这个,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做人要将信用。”

“谢谢啊,我这个人最讲信用了,可是我又没答应你什么。”风扬若无其事的将钱袋收起来,旋即便转身就走。

“去你大爷,你个无耻的骗子。”那正派弟子忍不住朝风扬唾骂了一句。

“滚你麻痹,以为老子的钱是扫来的啊,一两句话就想拿去,你是一字千金啊?”风扬不屑的回了一句,气的那正派弟子当场吐血身亡。

“最好不要让我师傅出事,否则我定要血洗天煞门。”风扬心头生出一股无名的怒火,曹诸凡以及各位师兄的模样一一在眼前浮现。

  • 背景:                 
  • 字号:   默认